鉅亨看世界─現代沙皇

鉅亨看世界─現代沙皇

鉅亨網陳怡君  2011-09-30  18:00

上星期六,Putin宣布「角逐」明年三月即將舉行的總 統「大選」。俄羅斯現任總統 Medvedev 早從 2008 年開始替 Putin 坐暖克里姆林宮的總統寶座。

803


衛報預測,2024年,曾經叱吒風雲的各國政治人物影響力皆已式微,唯有俄羅斯總統 Putin持續掌握權杖。

西元 2024 年。歐元崩垮之後,世界經濟復甦。德國人再次捧著德國馬克暢行無阻,希臘人回過頭去使用德拉克馬。

所有 10 年前權傾一時的領導人物:Angela Merkel、David Cameron、Nick Clegg 全部遠離政壇,極度戀棧權位的義大利總統 Silvio Berlusconi 終於勉強接受排山倒海要求退休的聲浪,現在正在 Sardinian 的別墅中跟一群辣妹共度春宵。

秋風掃落葉,而大樹屹立不搖。

只有一位領導者打破政客終究必須謝幕的鐵則-Vladimir Putin。

2024 年,71 歲的 Putin 再度連續擔任 2 屆總統。他坐上總統寶座 4 次,後 2 任任期延續 12 年。現在,Putin 的身體機能處於前所未有的巔峰,俄羅斯國營電視頻道最近播出的一幅畫面引發熱烈討論:Putin 與一隻從莫斯科動物園「逃脫」的大蟒蛇英勇搏鬥。

理論上,現在正是 Putin 應該離開他占據 1/4 世紀的俄羅斯權力核心的時刻。他的掌權史已經超越 Leonid Brezhnev (布里茲涅夫)(18 年),並且快要追上 Stalin (史達林)(高達 31 年)。


俄羅斯政治雙人舞,Putin與Medvedev聯合演出。(圖:theotherrussia.org)

這種的預測很荒謬嗎?其實有跡可循。《衛報》報導,9 月 24 日,Putin 宣布「角逐」明年 3 月即將舉行的總統「大選」。俄羅斯現任總統 Medvedev 早從 2008 年開始替 Putin 坐暖克里姆林宮的總統寶座,在 Putin 三度「登基」後,他將成為俄羅斯總理。

交換身分時間到!在 Putin 領導的俄羅斯黨年度大會中, Medvedev 盛讚 Putin 凱旋重返,兩人熱絡相擁狀似親密,但是 Medvedev 的笑容,顯然帶著些許緊張與不安。

這則新聞是顆完全不令人感到意外的重磅炸彈。可憐的 Medvedev 即使貴為大國總統,然而過去 4 年來,他生活在繪聲繪影-對位階較低的總理 Putin 百依百順,完全不敢造次-之中,這些流言蜚語非常傷人,因為它們千真萬確。

現在看來,早在 2007 年他接掌這份工作之前, Medvedev 已經同意結束一任任期之後馬上退位,就像某種布萊爾-布朗協議一樣。

去年美國一份走漏的秘密電文顯示 Putin 與 Medvedev 之間有趣的關係-一種俄羅斯稱為「並行」的特殊政治安排。俄羅斯傳統上總是由一位男人或者一位女人施行專制統治,彼得大帝、凱薩琳二世、亞歷山大三世,近 代的列寧與史達林皆是如此。歷史悠久的保守專政傳統終由「並行」突破。


美國外交官私下形容Putin與Medvedev如同蝙蝠俠和羅賓 (圖取自網路)

美國外交部副大使 Eric Rubin 所發出的一份電文中,將 Medvedev 比擬為「蝙蝠俠」中的羅賓,而 Putin 自然就是他所照料的蝙蝠俠。這個有趣的譬喻很快傳遍世界,因而導致 Putin 抱怨美國「傲慢」。

其他比較同樣直言不諱,一針見血。美國傳回華盛頓的外交電報中, Medvedev 在行文之間總是被冠以「B 咖夥伴」或者 Putin 的「能幹助手」。一位尖酸刻薄的反對派政治人物稱 Medvedev 為「總司令 Putin 的小嘍嘍」。 Medvedev 身高僅有 5.2 吋,是世界最矮小的領導人物之一,此外,還有人說,「Putin 是操縱木偶的人」。

另一個使人會心一笑的比喻是將 Putin 比做鞏固中央集權的紅衣主教赫胥留,而 Medvedev 理所當然就是路易十三。

Medvedev 新官上任時,外交官、政治觀察家與新聞記者仔細爬梳他的過往,試圖尋得些許從政生涯的蛛絲馬跡。眾所皆知,他是英國過氣搖滾樂團深紫色(Deep Purple)的粉絲,這意味著 Medvedev 將開啟倫敦-莫斯科嶄新的友好境地嗎?或者這只證明 Medvedev 是個小怪咖?

儘管許多證據都指向相反,仍有些人抱持模糊的樂觀情緒,認為 Putin 於 2000 年到 2008 年收束民主與基本權利之後, Medvedev 或許將扮演改革俄羅斯社會部分自由化的角色。做為一名新鮮人,Medvedev 未曾在散發陰冷邪惡氣息的國安部門擔任要職。他侃侃而談改革與現代化,也許當時,是俄羅斯終於能夠駛離陰鬱的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軌道的最佳契機。

到了 2010 年,所有人或多或少都能對 Medvedev 和他滔滔不絕的「自由」議題下出不過是一場騙局的結論。多數國外新聞特派員不再報導  Medvedev 的演講,它們現在看來無聊空洞而且失去可信度。

維基解密最近公布的電文顯示,美國外交官員準確預測俄羅斯「雙頭馬車執政模式」終成泡影。外交人員 Susan Elliott 寫道「他(Putin)返回克里姆林宮不是不能避免,如果局勢穩定,Putin 可以選擇他自己、Medvedev 或其他人來擔任俄羅斯下一任總統。」

謹慎權衡各種選項之後,毫不令人意外,Putin 最終依然決定親自出馬,擔任下屆俄羅斯總統。3 月選舉已成定局:以過去投票經驗來看,反對黨候選人與反克里姆林宮政黨通通在選票上宣告遭到選民冷落。

俄羅斯國營媒體變身成為 Putin/Medvedev 的個人宣傳部落格,可以預期在 3 月加冕典禮之前,所有負面消息都會先被冰封起來;展現其雄壯氣概的照片或影片會開始頻繁播送。

最近 Putin 似乎發展出穿黑衣、騎哈雷的習慣,被紀錄下來的上山下海冒險犯難不只這一樁,火山滑雪、與北極熊合影、潛水進入俄羅斯貝加爾湖底。Putin最近甚至做了 整型手術,以更加容光煥發、精神奕奕的形象出現在群眾與螢光幕之前。

阿拉伯世界吹起革命春風,從埃及一路拂送到的黎波里的綠色廣場,不過俄羅斯人坐視永無止盡的 Putin 紀元,以及長期的政治凍結。


俄羅斯自由派人士視Putin為新一代Brezhnev。(圖:Misha Kozyrev)

俄羅斯的政治體制前景一如西伯利亞般荒涼黯淡。莫斯科與聖彼得堡的自由派人士前幾天公布一張 Putin 與 Leonid Brezhnev 的合成照片。Putin 身著軍裝,胸前掛著琳瑯滿目的蘇聯勳章、鐮刀與斧頭徽章,Brezhnev 的眉毛甚至完整移植到了 Putin 的臉上。

事實上,Putin 與 BreZhnev 確實十分相似。俄羅斯在 Brezhnev 的領導下,是另一個政治與經濟雙重停滯的時代。20 世紀 70 年代在商品交易繁盛與油價高漲推升之下,俄羅斯進入經濟高度發展的黃金年代。他曾經發動戰爭,將蘇聯紅軍送上阿富汗戰場大開殺戒,2008 年 Putin 一聲令下,俄羅斯坦克大軍壓境進入喬治亞,發誓要將喬治亞親西方的領袖 Mikheil Saakashvili 活活吊死。這是地緣政治學上殘暴冷酷的一課。

Brezhnev 主政時期,1980 年代成功舉辦莫斯科奧運,Putin 可望於索契(Sochi)迎接 2014 年的冬季奧運和 2018 年的世界盃。

周末釋放的消息並未引起國際社會的騷動,Putin 的世界觀建立在反西方的基礎上,不相信西方世界全然民主,他的性格多疑,是個徹底的陰謀論者。Obama 政府發表一篇平淡的聲明指出與克里姆林宮「重啟」的行動還會持續。不過,對於還再次跟 Putin 打交道,白宮肯定感到相當頭痛。美國政府企圖形塑  Medvedev  為談判進行的「主要對話窗口」,並且促進「更進一步」的對話所做的努力看來又是白忙一場。

持平而論,美國外交官其實一直認為 Putin 才是真正的掌權者。Bush 政權晚期美俄雙方唇槍舌戰,關係降到冰點。而 Putin 堪稱近期美俄雙方終於開始交集的關鍵人物。

2009 年美國大使 John Beyrle 發出的電報寫道:「我們並不主張繞過 Putin,相反的,我們無法想像在 Putin 當政時期的美俄關係能夠有所改善。」除此之外,他還提到「管管 Putin 和他的自負」。

英俄關係同樣不太可能取得更好的進展。遭指控把放射性釙放入前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特務 Alexander Litvinenko 的茶水中企圖致他於死的 Andrei Lugovoi,享受著 Putin 的私人妥善庇護。2007 年英國皇家起訴局(CPS)要求引渡 Lugovoi 時,Putin 駁斥英國當局「沒大腦」的殖民心態。本月,英國首相 David Cameron  和 Putin 在莫斯科的會面,是 4 年來的第一次。不過幾乎可以肯定的是,未來的 Putin 總統短期內都不會前往倫敦訪問。

英俄問題的症結點是俄羅斯的間諜機構聯邦安全局(FSB),Putin 2000 年選上總統之前任職之處。

英國相信 Litvinenko 遭到謀殺,FSB 脫不了關係,並且於 2007 年中止與其往來。克里姆林宮認為這是一種羞辱,它希望可以恢復 FSB 與英國對應部門的聯繫,這是兩國重建友誼的先決條件。Cameron 握有發球權,倘若政局洗牌,保守黨走入歷史,那麼將會有其他政黨挺身推動英俄關係。

周小川獲評「全球最佳央行行長」

無責任投資論壇版主評析:這是獎勵中國救歐債有功嗎??說周小川為2011年度全球最佳央行行長,不要說其他國家的人不 信也不服了,就連中國自己人都覺得是天大的笑話!

在更專業的《全球金融》雜誌(GLOBAL FINANCE)今年的評比中,周小川也僅得到B級,去年與前年更只有C級!!

周小川獲評「全球最佳央行行長」
英國《金融時報》 歐陽德 報導 2011-09-29

….

話雖如此,周小川被《歐洲貨幣》(Euromoney)雜誌評為2011年度全球最佳央行行長, 卻是當之無愧的,這一殊榮是對他所做貨幣政策決定的一種認可。在這些決定的指引下,中國成功地沿著一條既要支持增長、又要遏制通脹的險峻道路前行,而極其 糟糕的外部環境大大增加了這種「走鋼絲」式動作的難度。

人們很容易認為,這完全是因為周小川所處的境地比其它任何央行行長都從容:中國的城市化進程帶來了強勁的增長動力;而中國的經濟規模與一個大洲相 當,因此受外部環境影響較小。

但這種觀點是不正確的。它沒有註意到中國央行在金融危機第一階段之前犯下的錯誤,也沒有註意到中國央行採取的行動讓中國這一次處於更有利的境地。

2008年,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尚未破產但全球經濟已釋放出警告信號之際,周小川把中國帶上了一條大力緊縮的道路,利用極具限制性的放貸額度關閉了銀行貸款增長的大 門。分析師通過事後的分析表示,2008年底中國遭遇的嚴重放緩是由外部經濟放緩和國內過於緊縮雙重因素造成的。

時間快進到2011年初,全球經濟氣喘吁吁地恢復適度增長,中國經濟卻再次以將近10%的增速飛奔。市場開始轉而擔心中國日益上升的通脹,要求周小 川出台更多舉措(加息和大力收緊銀行放貸)的呼聲越來越高。

但他出台的政策較為溫和。中國央行只是溫和收緊了銀行放貸,而且今年只加了三次息,少於多數分析師的預測,也少於多數分析師所認為的理想次數。其結 果是,通脹回落的速度一直慢於預期。但是,通脹確實看似已經見頂,經濟增長也得到了良好地支撐。

隨著全球經濟再次開始減速,人們普遍的問題是,中國是否會再次出台刺激計劃,就像2008年底出台的4萬億元人民幣刺激計劃那樣。

評論人士往往以中國的承受能力作答。他們認為,在2009年和2010年的大規模支出計劃帶來巨額債務並引發通脹後,中國承受不起再次出台刺激計 劃。

然而,中國是否需要這類計劃也是一項至關重要的因素。中國現在面臨著類似於2008年的外部放緩,但國內過度緊縮卻沒有重演。經濟增長雖在放緩但勢 頭卻依然強勁(這要歸功於周小川更為明智的貨幣政策),因此,與三年前相比,中國顯然不那麼需要刺激計劃了。

譯者/梁艷裳

德國議會壓倒性投票批準歐洲金融穩定基金擴大議案

無責任投資論壇版主評析:過是大家都知道一定會過,只是這麼壓倒性的票數,還真是意外!!顯然之前有媒體說德國對金援有 意見的說法,要不就又是謠言,再不就是德國原先的反對者根本就是喊假的!

  不過也說過N次了,即便各國再怎麼通過援助案,希臘自己不洗心革面,事情還是會沒完沒了的!

德國議會壓倒性投票批準歐洲金融穩定基金擴大議案
鉅亨網新聞中心 (來源:財訊.COM)  2011-09-29  21:37 

綜合媒體9月29日報導,德國議會29日通過了歐洲金融穩定基金(European Financial Stability Facility,EFSF)改革方案,將擴大該基金的權利和靈活性。

據報導,德國議會以壓倒性投票通過EFSF改革方案,西德聯邦議會下議院523票支持,85票反對。德 國議會EFSF投票后,歐元延續漲勢,歐元兌美元處於1.3642美元,日內上漲0.7%。

歐洲各國領導人7月達成協議,將救助基金EFSF的借貸上限從2,500億歐元提至4,400億歐元,并允許其更靈活地使用這些資金。該基金之前僅 能為救助受損歐元區國家提供資金,調整后將允許其購買政府債券、為銀行注入資本并在一國危機全面爆發前為該國提供貸款。

此協議須獲得歐元區成員國的批準,而德國通過此改革方案為激活歐盟領導人7月21日達成的救援方案打開關鍵之門。

作為歐元區最大經濟體,德國通過EFSF改革議案將允許歐元區官員重點權衡支撐希臘以及緩解投資者擔憂的下一步措施。領導人可選擇的措施包括,進一 步減記希臘主權債券,進一步增加援助基金的權利以及制定計劃保護銀行業。

Joh Berenberg Gossler機構首席經濟學家Holger Schmieding稱,擴大援助基金規模和靈活性支撐了遏制危機的工作,為德國決策者將重點放在希臘二次援助鋪平了道路。他稱,通過對希臘債務的扣減、 希臘銀行立即資本重組、歐洲為希臘重組債務提供擔保以及為希臘提供有條件的財政支持,這可能轉變成對希臘2011年稍晚有序違約的爭論。

……

國際政治經濟歐洲中心(European Centre for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Economy)負責人Fredrik Erixon表示,“德國議會投票金額太少,時機太晚。默克爾不可能相信這就是金援的最終規模,或能夠穩定全球金融市場,并引領我們走出危機。”

目前歐洲可能采取的額外措施包括,援助基金EFSF進一步杠桿化;將此基金長期繼任工具的開啟時間提前一年或更早;重新開啟7月份達成的希臘二次援 助計劃,以增加金融行業的貢獻;如果違約不可避免,為歐洲銀行建立安全網絡。

默克爾的自由民主黨(Free Democrat)伙伴黨首稱,該法案將依賴於該黨的多數支持而獲得通過。由於在基督民主聯盟和自由民主黨存在反對聲音,投票將顯示默克爾在620個下議 院席位中,能夠從自己聯盟中獲得所需311票中的多少張。如果聯盟內出現超過19張反對票,那么默克爾就要靠中左翼反對黨的贊成票才能通過EFSF法案, 可能將不得不重新思考如何解決在自己的支持者和整個民眾中在歐元區債務危機方面越來越多的反對者。

擴大該基金需要歐元區17個國家的支持,其中9個國家已經通過了此改革,包括法國、意大利、西班牙、芬蘭。愛沙尼亞29日將進行投票,而奧地利30 日將進行投票,德國上議院30日也將就此基金改革進行投票。

以希臘為中心的歐債危機將近兩年,美國一直敦促歐洲政府進一步顯示出更多緊急性。美國總統奧巴馬28日稱,歐洲領導人的反應不夠有力。

德國財長朔伊布勒(Wolfgang Schaeuble)29日表示,歐洲“意識到我們的責任”,“我們需要采取盡可能多的防范措施,我們必須確保歐洲不會成為全球新一輪大規模財政和金融危 機的起點”。他9月27日表示,如果援助基金必須進一步擴大,其將以最有效的方式進行。他稱,他已經要求歐元區17個國家制定支撐計劃,在危機惡化的情況 下保護銀行業。

德國國會自由民主黨(FDP)議員弗蘭克-舍弗勒(Frank Schaeffler)28日稱,希臘缺乏競爭力意味著本身沒有償付能力來解決根本問題。他呼吁希臘退出歐元區,因援助方案不會有效。舍弗勒稱表示計劃投 票反對擴容援助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