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部落客/被動投資 反而抓住主控權

基金部落客/被動投資 反而抓住主控權
【經濟日報╱Buffettism】

有句俗諺這樣說:「不做決定也是一種決定。」有趣的是,投資人在投資的過程中,做了無數的決定,像是要不要投資?要怎麼投資?要投資什麼?什麼時候投資? 但是卻很少有投資人決定不做任何決定。或許這是因為投資人認為,不做決定,自己就沒有主控權,而對於自己無法控制的情況,投資人深感恐懼。

主動投資,其實是你沒察覺的被動。

傳統的共同基金大多都是主動管理的,也就是發行基金的公司會聘請一位被認為很厲害的經理人,來幫基金的投資人主動操作,而這些專業經理人的工作就是在茫茫 股海中,選出強勢股或發掘有潛力的類股,並精確掌握進出市場的時機,甚至也包辦了資產配置的任務。

上述的這些投資操作的工作,就被稱為是「主動投資」。經理人之所以存在,就是建立在「努力與專業能夠在投資上獲得更高報酬」的假設。

被動投資,反而才有機會真正的主動。

還有另外一種基金不主動投資操作,只有被動追蹤指數,指數有什麼公司的股票,基金就按照該股票在指數中所占的百分比,配置同樣比重,這種不做決定的 投資策略就稱為「被動投資」。

除了因為不需要聘用高薪的超強經理人,因此能以相當低廉的成本維持基金運作,這種指數型基金還有一個好處:非常透明!指數有什麼成分股、各占多少比例,投 資人都很容易查詢。

請試著想一下,有一家公司推出好幾種餅乾,他們宣稱A餅乾可以減肥、B餅乾可以護眼、C餅乾可以顧肝,但是基於保護商業機密,他們不肯列出原料到底是什 麼,而且也在包裝上明白的說:「不保證有效。」;而另一家公司也生產餅乾,但是他們的餅乾沒有什麼特殊功能,成分則清清楚楚的標示在包裝上。

主動管理的基金,永遠都有用不完的話題,新興市場、能源、黃金、市場要什麼就賣什麼,但即使明說「過去績效不代表未來表現」,投資人也不在乎,但是 買進這種基金,常常是持有自己根本不要的資產。

例如:買了黃金基金,其實是持有很多金礦公司的股票,漲跌不見得和黃金行情有關,反而和股市有很高的相關性。

或是在台灣買了中國基金,其實是持有「中概股」的台灣上市公司,而不是真正持有中國企業。

指數型基金雖然被稱為被動投資,但因持股透明,且走勢貼近整個市場的表現,投資人反而擁有最多的主控權,例如當基準指數的消費類股比例偏低而自己又看好的 時候,就買進金融指數的指數型基金,來作資產配置的調整。如果投資人買的是主動管理基金,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可能已經過度暴險在高風險,而自己也不看好的 公司或類股上。

(作者是學術研究人員,經營「USA STOCK」部落格,並為BBS站批踢踢的CFP版版主,以指數型投資與價值投資為寫作主軸,熱愛研究台灣與美國的ETF與共同基金。

克魯曼專欄/2010年的錯誤…持續打擊就業

本周稍早,紐約聯邦準備銀行在部落格上 張貼一篇「1937年的錯誤」的文章,敘述當年太早撤回財政與貨幣政策,導致經濟復甦夭折,延長了大蕭條的時間。正如貼文作者艾格特森(Gauti Eggertsson)指出,今日的經濟情勢—生產呈現成長、部分價格上漲,但失業率仍居高不下—極類似1936-37年的狀況。那麼現在的決策者會不會 犯同樣的錯誤?

曾與我共同作研究的艾格特森說不會,理由是今日的經濟學家變聰明了。但我不同意。事實上,在一些重要的方面我們已經重蹈1937年的錯誤。姑且稱它為 「2010年的錯誤」:把重心從就業轉移到其他問題,但從近日的經濟數據已可明顯看出就業問題的頑強難馴。

更正確地說,情況可能惡化,而且惡化的機率已經相當高。

回到2009年歐巴馬採取振興方案初期,我們有人警告方案規模太小且持續時間太短,特別是刺激的效應會在2010年開始消退,由於金融危機經常跟隨著長期 衰退,因此經濟到時候將很難馬上靠自己展開活絡的復甦。

到2010年初,情勢已很清楚顯示這些顧慮很正確。然而決策者和學者專家卻一面倒地認為,不應再花精神在創造就業上,而應朝向財政節約下功夫。

這種共識因為「市場可能很快對美國公債喪失信心」的恐怖故事而加深,每次利率上揚就被解釋成「債券義勇軍」展開攻擊的跡象,且這種解釋常被報導成事實,而 非可疑的假設。

例如在2010年3月,華爾街日報刊登一篇以「債務隱憂推升利率劇揚」為題的文章,報導美國的長期利率已經上漲,並宣稱—未提出任何證據—升高到約 3.9%的長期利率反映對預算赤字的憂慮。實際上,這可能反映的是數個月來有起色的就業數字暫時鼓舞了對復甦的樂觀。

但先別管這些。不知道為什麼,赤字而非失業是頭號人民公敵,突然變成了主流看法,這不但反映在媒體的報導大幅度從失業轉向赤字問題,而且因為這種轉移而獲 得進一步的強化。創造就業不再被列為議題。

我們就這樣走到了2011年中。現在情況怎樣?

債券義勇軍還存在,但只在赤字鷹派的想像裡。長期利率隨著對經濟的樂觀或悲觀而擺盪;近日連串的壞消息讓長期利率跌到約3%,與歷史低點相距不遠。

消息的確是壞。隨著經濟刺激淡出,經濟強力復甦的希望也隨之破滅。沒錯,就業創造有一點起色—但速度幾乎趕不上人口的成長。

美國成年人有工作的比率在2007年和2009年間大幅滑落,至今幾乎未曾回升。最新的數字顯示,即使是如此溫和、薄弱的就業成長也漸漸停頓。

因此,正如前面說的,我們已重蹈1937年的錯誤,太早撤除財政支持,導致失業率居高不下。

但更糟的情況可能很快發生。

在財政這方面,共和黨要求以立即削減支出,來交換提高舉債上限和避免美國違約。如果這種勒索成功,將進一步拖累已經疲弱不堪的經濟。

另一方面,一股呼聲愈來愈響,要求聯準會和其他央行提高利率以壓制宣稱的通膨威脅。正如紐約聯邦準備銀行的文章指出,過去幾個月消費者物價通膨上揚(已出 現緩和跡象)反映的是暫時現象,實際上基本通膨仍然很低。像艾格特森這麼聰明的經濟學家當然了解這一點,但歐洲央行已經提高利率,而聯準會正面臨相同的壓 力。進一步嘗試協助經濟擴張似乎不可能。

因此2010年的錯誤之後,可能跟隨更大的錯誤。然而,即使這並未發生,我們對危機的政策反應也已經、且仍然是極大的錯誤。

拒絕學習歷史教訓的人註定要重蹈覆轍;我們曾重蹈覆轍,現在也是。我們正在經歷的可能不是大蕭條完全重演,但這一點也安慰不了數百萬受困於似乎永無止期的 不景氣的美國家庭。

(作者Paul Krugman是紐約時報專欄作家)

【2011/06/04 經濟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