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銀警告:糧價已漲到危險水平

全球糧價飆高,世銀提出警告。圖為印尼農民15日收成稻穀的鏡頭。

世界銀行總裁佐利克表示,全球糧食價格已上漲到危險水平,有可能造成政治不穩,導致中東和中亞本就脆弱的政治和社會局勢更加復雜,將數以百萬計的人推入貧窮,並且推高雜貨價格。他敦促各國關注這種風險,摒棄保護主義政策,為全球糧食安全做出貢獻。

世銀15日公布的最新報告指出,過去一年來全球食物價格已勁升29%,只比2008年的歷史新高少3%。世銀總裁佐利克指出,食物價格上升,受到最嚴重打擊的是開發中世界的百姓,因為三餐花掉他們所得的一半。

半年來造成4400萬人陷入貧窮

佐利克表示:「食物價格是今天許多開發中國家面對的關鍵挑戰。」報告估計,玉米、小麥和油價上漲,去年6月以來已造成4400萬人陷入貧窮。

報告公布的次日,G20成員的財政部長和央行總裁就要在工巴黎集會。佐利克表示,他擔心可能有些國家想以禁止糧食出口或實施價格管制的方式來因應食物價格上漲,因為這樣只會使問題更嚴重。

單單去年10月到今年1月,世銀的糧食指數就上升15%,主因是全球小麥、玉米、黃豆交易劇烈波動。全球玉米期貨從今夏起上漲一倍,一蒲式耳從3.5美元漲到7美元,原因包括開發中國家需求上升,以及生質燃油增產。

專家表示,價格上升,原因包括玉米、小麥、黃豆存量出現歷史新低。中國大陸等地客戶需求漸增,對大多數商品構成供應的壓力。

中東中亞政治不穩可能加劇

美國農業部上周預測,到今年8月底,美國玉米農將會只有6 億7500蒲式耳玉米,那是18天的供應量。供應告罄,就得等明年收成。

根據世銀資料,10月到1月,全球小麥價格上升20%,糖價也上升20%。

美國等工業化國家未受這波漲價影響,因為原材料在這些國家只占食物總價一小部分,但是在開發中國家,漲價影響重大。

去年6到12月,小麥在吉爾吉斯坦漲價54%,在孟加拉漲45%,在巴基斯坦漲16%。

佐利克警告,漲價在埃及和突尼西亞等國可能加劇政治不穩。兩者都是小麥進口大國,穀類漲價,可能在這些國家打造新政權之際加劇社會不安。

【2011/02/16 聯合晚報】

我是有錢人-迷思299》新年3大投資方向

我是有錢人-迷思299》新年3大投資方向
單從投資的角度來看,一般大眾今年最應該關心的,並不只是「通貨膨脹」數值會到多少?反倒應該是「單一國家的經濟成長率會有多高」,以及「單一企業的獲利、盈餘有多少」?
過年期間,除了應景的新春特別節目之外,投資人的重頭大戲便是「今年投資趨勢及方向」了。以下是筆者所擬定的新年3大投資方向,想與眾多讀者、投資人共勉。

一、金融投資:「通膨」退位,經濟成長及獲利成為投資參考重心。關於今年的投資方向,許多專家提示了「通貨膨脹」是最關鍵的核心議題。但筆者認為,通膨並不是影響今(2011)年投資趨勢,或是最可怕的變數。

事實上,單從投資的角度來看,一般大眾今年最應該關心的,並不只是「通貨膨脹」數值會到多少?反倒應該是「單一國家的經濟成長率會有多高」,以及「單一企業的獲利、盈餘有多少」?

為什麼通貨膨脹還不是投資人最應該擔心的主題?這是因為如果經濟成長率或人民的財富成長速度,能夠大於物價上漲的幅度,對民眾及財富的傷害可能就不致於太大。

例如著名英國經濟學家凱恩斯,在比較了通貨膨脹和通貨緊縮之後,選擇了通貨膨脹。他曾經說過:「通貨膨脹不公平,通貨緊縮不聰明;只要不是德國那種過度通貨膨脹,兩害相比,還是通貨緊縮的害處更大」。

過去,通貨膨脹與通貨緊縮就像翹翹板或鐘擺的兩邊,而政府財經單位則是利用各種經濟調控的手法,讓其中一邊盪到另外一邊。但是,2008年金融海嘯爆發之後,卻讓世界各國陷入「經濟停滯、失業率增高卻伴隨著物價上漲」的「滯脹」局面。

為了搶救經濟,各國政府及央行無不透過「積極撒錢」的方式來「救市」。其結果,不是造成「通貨緊縮(經濟衰退+物價下跌)」,就是「通貨膨脹(經濟仍維持成長+物價上漲,但如果物價上漲幅度失控,很可能引發惡性通膨)」,再來則是「滯脹(物價上漲+經濟衰退)」。

現階段,日本可以算是最明顯的通貨緊縮案例;而新興市場裡的有些國家,物價年增率高達二位數字的情況,一旦情況失控,也將會讓投資在當地的人產生重大虧 損;至於新興市場中最主要的代表性國家—中國大陸,如果今年經濟成長率不能維持一個中等的水準,也將會是投資人最不利的變數。

因此,儘管在通貨膨脹的概念之下,資產及原物料股都將大幅「受惠」,但是,投資人在標的選擇上,都必須從新的思考角度設想。這是由於資產及原物料價格上漲的前提,必須靠經濟成長所帶動的龐大消費做支撐。

也就是說,今年「通膨」概念將只是「短線投資」題材,任何標的如果無法透過「經濟成長」或「獲利盈餘」做加持,就不適合「長期投資」或「買在最高檔」。

從這樣的邏輯思考脈絡下來,許多投資標的的擺放都將跟著轉變。舉例來說,如果美國經濟在上半年出現「佳績」,並有實際升值的作為,不僅台股可能只有上半年的行情,其他國家(包括目前表現或其他專家未來持續看好的新興市場)的投資前景都將被迫提前結束。

假設投資人以投資台灣為前提,不能有盈餘(以企業來說,獲利來自於超越他人的競爭優勢)的族群、企業或標的,是不可能幫投資人獲利的。從這個角度來看,傳 統的營建股(甚至也包括房地產),受到政府打房的政策,以及供過於求(因為少子化)、投資客太多,以及租金報酬率不高(特別指一般住宅市場)…等影響,將 是投資人最應避免的標的。

二、健康投資。從消極的角度來看,身體健康之下各項醫療花費不但較少,投保保費也比較低廉;而從積極的角度來看,也才能有更多「體力」及「腦力」賺取更多的財富。

三、其他投資:包括「投資與親朋好友的關係」,以及「對公益或慈善團體的捐助」。以公益及慈善活動為例,可以是現金的直接捐款(最好選擇「理念可以認同」,且「公益活動執行能力強」的團體),也可以是時間與體力的付出。但不管是哪一樣,從「施比受更有福」,或是「努力積陰德」的角度來看,都是一項投資少,報酬率非常高的項目之一。

至於「人際關係」的投資,筆者向來就認為:人緣好,貴人就不少,而且所有好的投資或就業機會也跟著變多。對於廣大自嘆工作不如意、收入不見增長,投資總是「賠多於賺」的人來說,「人際關係」也是值得多多投資的方向。

筆者期待透過這3大投資,讓每一位讀者都能有豐收的一年。

鮑森、索羅斯 對黃金熱愛不變

美國證券管理委員會(SEC)的資料顯示,投資大戶索羅斯(George Soros)去年第四季增持0.5%的SPDR黃金信託股份;避險基金經理人鮑森(John Paulson)上季仍維持龐大的黃金部位。

索羅斯基金管理公司在止於去年底的上季持有472萬1,808股SPDR黃金信託股份,高於第三季結束時的469萬7,008股,但在索羅斯呈報SEC的 最新資料中已看不到列於第三季報告中的70.5萬股SPDR黃金信託股份買權。鮑森公司上季SPDR黃金信託股份則維持在3,150萬股不變,是該基金最 大持有人。

連續第10年上漲的黃金吸引了尋求比股票或債券更高收益的投資人,投資人去年12月持有的黃金指數型產品創新高。黃金去年攀至空前新高,並且漲幅是全球股票的三倍多;黃金過去六年有五年的漲幅超越股票。

倫敦德意志銀行分析師布雷納說:「投資需求仍是驅動黃金市場最主要動力,我們可從大型基金進出指數型產品的情況看出大戶對黃金前景的看法。」

彭博資訊估計,截至本月14日,10檔黃金指數型產品的投資人合計持有的黃金價值高達886億美元,即使投資人持有黃金數量已自去年12月20日的高檔下 滑4.5%。黃金現貨價格在去年12月7日升抵每英兩1,431.25美元的歷史新高;現貨金價15日一度上漲1.05%,每英兩報1,376.13美 元。

索羅斯基金管理公司約管理270億美元,截至去年底該公司持有的SPDR黃金信託股份值6.55億美元,約占SPDR黃金信託總金額的8.5%。該公司上季持有的iShares黃金信託股票則與前季相同。

索羅斯去年初在瑞士達弗斯的世界經濟論壇(WEF)上形容黃金是「終極資產泡沫」,去年11月也在多倫多表示,情勢非常有利黃金繼續上漲,今年又在達弗斯世界經濟論壇上表示,商品榮景可能再持續幾年。

鮑森上季除保有龐大的黃金部位,也減少對美銀(BofA)和花旗集團的持股。

【2011/02/16 經濟日報】

北非民主潮 引爆歐洲難民潮

數千名突尼西亞民眾偷渡到離突國僅一百多公里的義大利朗倍杜沙島,尋求政治庇護,大批難民十三日在義國軍方戒護下被帶往難民營安置。
歐新社

圖/聯合報提供

北非的民主潮引爆偷渡到歐洲的難民潮,義大利首當其衝,已有五千名突尼西亞民眾乘船搶灘。有難民計畫以義大利為跳板,逃到語言相通的法國。曾為突尼西亞和多個非洲國家殖民宗主國的法國聲明,只能收容少數難民。

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秘書長拉斯穆森七日曾警告,北非的民主潮恐將引發大批難民前往歐洲,「地球村」的預言迅速成真。突尼西亞上月爆發「茉莉革命」,推翻總統 班阿里後,國內情勢混亂,大批民眾逃往義大利尋求政治庇護,距突國最近的義國朗倍杜沙島(Lampedusa)五天內湧進五千名難民。

義大利是距突尼西亞最近的歐洲國家,離島朗倍杜沙距突國僅一百一十三公里,是突國及其他國家非法移民的主要偷渡門戶。

島上沒有處理偷渡客的官方機構,義大利為此加派兩百名軍人處理,並設置難民營。突國難民必須接受搜身及健康檢查後,被送上飛往義國本土的包機,抵達後可申請政治庇護。羅馬當局視個案情況決定是否核准,未獲庇護的民眾將被遣送回國。

在朗倍杜沙受檢的突尼西亞男子以薩姆說:「不知道他們會把我們送到哪兒去,如今我們的性命交付在真主手中。」

除了義大利,法國是突尼西亞難民最想去的地方。突國曾是法國殖民地,許多人會說法語。難民受檢時,最關切的就是「義大利和法國邊境的護照審查很嚴嗎?」

這波難民潮甚至引發義大利與歐盟和突國之間的口水戰。義國表示曾要求歐盟挹注一億歐元(約台幣四十億元)協助處理難民問題,但歐盟不聞不問。歐盟則說曾詢問義國是否需要協助,但遭拒絕。義大利外長十四日到突尼西亞,要求該國儘快恢復海防,遏止難民潮。

但有八名突尼西亞人指控突國海岸防衛隊船隻撞沉他們的船,造成五死卅人失蹤。該艘難民船載有一百廿人,被海防船撞擊後,船身裂成兩半,八十五人生還。

【2011/02/16 聯合報】

下一個埃及…中東暴亂正蔓延

伊朗首都德黑蘭14日有反政府示威,有抗議者在街頭燒垃圾桶。伊朗管制外國媒體報導示威新聞,因此照片均由當地人士提供。
法新社

圖/聯合報提供

埃及民眾示威抗議18天,在位30年的總統穆巴拉克11日被迫下台,後續效應仍未在中東地區消散,伊朗、巴林、葉門等多國14日都有抗議活動。伊朗示威者和安全部隊衝突,造成一人喪生、數人受傷。

伊朗反對派已經一年多沒有走上街頭,數千人走上德黑蘭主要街道,遭安全部隊發射催淚瓦斯驅逐。伊朗媒體報導,叛亂團體趁機鬧事,開槍打死一名看熱鬧民眾。

2009年6月伊朗總統大選挑戰阿馬丁加德失利的反對派領袖穆薩維,上周起已被伊朗當局包圍住家,形同軟禁。伊朗抗議者高呼「獨裁者去死」,矛頭對準總統 阿馬丁加德。還有人直指伊朗最高宗教領袖哈米尼,把他和穆巴拉克、突尼西亞前總統班阿里相提並論,說現在輪到哈米尼下台。

在巴林,抗議者雖然沒提出推翻君主制,但要求更多的政治自由,大幅改革施政措施。警方以橡膠子彈和鋼珠彈驅逐,13及14日各有一人喪生。

葉門的示威已連續第4天,儘管執政32年的親美總統沙雷已承諾2013年任滿後下台,抗議民眾仍不滿意,要求他現在就走人。人權組織指控葉門警方用電擊槍、警棍驅散群眾。

阿爾及利亞和埃及相同,迄今國內仍實施緊急狀態法。抗議者準備周末集會,要求結束現任總統布特弗利卡12年的統治。科威特反對派計畫3月8日集會,雖然不要求換統治的親王,但要求全面改組內閣。

卡達的布魯金斯多哈中心研究主任哈米德說﹕「我們正經歷一場泛阿拉伯的民主運動。對反對派來說,現在若不行動,更待何時?」

哈米德認為,「反對派利用埃及的例子,傳達任何事都可能發生的訊息,但他們會視國內的實際情況,提出各自的訴求」。

【2011/02/16 聯合報】

基金部落客/新聞資訊 別照單全收

無責任投資論壇版主評析:版主在經濟日報的最新文章。

 

基金部落客/新聞資訊 別照單全收

2011/02/15 

【經濟日報╱朱岳中】

 

今年以來,新興市場股市紛紛回檔,媒體大多將原因歸咎於通膨問題。然而要說通膨,越南今年1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成長率高達12.17%,全亞洲最高,但越南股市今年以來漲了7.29%,漲幅居亞洲之冠,全世界第五高。

俄羅斯1月CPI成長率也達到9.6%,然而俄羅斯股市今年以來卻也漲了6.31%,一樣是全球股市表現最佳的前十名之一!越南、俄羅斯不也是新興市場?其他股市跌得稀哩嘩啦的,但通膨都還沒有這兩國嚴重!您說真的是通膨造成股市回檔嗎?

原先被各方看好的印度,股市今年以來卻已跌掉了13%,媒體及許多投資機構同樣歸因於印度的通膨問題。

根據去年12月數據,印度消費者物價指數雖還高達9.5%,但卻是一年多以來的相對低點!去年1月時印度的消費者物價指數一度達16%以上,過去一年多來印度的通貨膨脹率也大多維持在兩位數的水準,但去年印度股市表現可一點都不差。

若以MSCI指數來看,去年MSCI印度指數上漲19.41%,不但是金磚四國中表現最好的,也超過整體MSCI新興市場指數去年16.36%的漲幅表現。印度股市表現好時,沒人說印度的通膨高,現在印度股市跌下來了,卻反而說印度有通膨問題,這不是很奇怪?

春節過後,台股不但沒有開紅盤,反而連跌四天,四個交易日跌掉了5.86%,MSCI台股指數更是大跌7.23%,創下單周股市跌幅全球第一的紀錄。市場一面倒地認定外資的殺盤是罪魁禍首。

台灣股市中外資持股約占了三成,外資的進出無可避免的會對台股表現產生重大影響,但並不是每個國家的股市受外資的影響都像台灣一樣重,然卻有許多台灣投資人常常習慣用台灣的觀點來看其他國家。

像之前許多媒體都大幅報導去年外資對印度投資,較前一年大幅減少32%,實際減少金額約110幾億美元。單看比率確實很嚇人,金額也確實不少,看到這樣的新聞,投資人大概都會覺得外資是不是看壞印度市場?印度股市會不會因此下跌?

但投資人若是瞭解印度光一個孟買證券交易所(The Bombay Stock Exchange,BSE)總市值就高達1.5兆美金,約是台灣股市的兩倍,而全印度共有23個證券交易所。110億美元對印度股市而言,不過九牛一毛, 少了這些錢對印度股市影響自然極其有限。

財經新聞是許多市井小民投資資訊的主要來源之一,但投資人若只是看了部分媒體的主觀意見甚至是錯誤報導,只怕反而會誤導投資人的判斷。

然而,從金融海嘯期間到去年南歐國債事件,再到近來,類似問題卻不斷在發生!只能套句筆者常說的:「給魚吃,還不如學會釣魚,更重要的是要先認識魚!」,投資朋友唯有自我充實相關知識,多看多聽多比較各方的看法,才能做出更正確的投資決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