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悲劇 只有貪腐二字

歐盟和國際貨幣基金拿出一套7500億歐元計畫,金援希臘和歐元區,紓困希臘財政。但對早已病入膏肓的歐洲,這一切是否已為 時太晚?

希臘病了,而且病了很久。當年加入歐盟時其實條件並不符合,只是打腫臉充胖子,希臘的經濟實力一直很弱,當年也不過比土耳其好一些而已。只是希臘人自己不 願意相信。

這齣希臘的悲劇故事簡直令人難以置信,內容只有貪腐二字。13年前,在著名電影導演安哲羅普魯斯的家鄉塞薩洛尼基,政府成立一個管理機構,投下幾十億美元 資金,要打造希臘的第二大城市,使其成為歐洲文化之都,13年後,沒有任何成果,目前政府還得花錢調查整個過程,但這只是一個例子,全國約四千個政府部門 和機構多少都有類似情況。

這也是十萬人上街抗議和暴動的原因之一,但希臘人尚未從那過去膨脹過度的美夢醒過來。

希臘不比英國大,但公務員人數卻遠超過英國五倍。每年政府要花費數十億歐元的公務員薪資。而希臘沒錢,老實說從來都沒有過,錢從哪來呢?全是借的。

希臘政府一直借貸度日,用的是國際市場借來的錢,非常慷慨並親切地發放給其公民。而歐元的引入也使希臘的債務更容易承擔,因為加入共同貨幣,希臘取得非常 低的償還利率。

但現在泡沫已破滅。希臘成為另一個雷曼兄弟。不同的是,雷曼兄弟是私人企業,而希臘是一個國家。希臘買空賣空已十數年,3000億歐元的債務,還不構成整 個歐洲最大的威脅?

也難怪德法等多個歐盟國家公民會憤憤不平:希臘人不丟臉嗎?我們為什麼要為你們的貪婪付錢?

如果希臘神話破滅,下一個可能輪到葡萄牙、西班牙和義大利。因此,希臘悲劇說明一件事:歐洲統一的政治和哲學理想正逐漸崩潰。

金融市場早已失去信心,國際社會批准希臘救助計畫,但擔心自己銀行儲蓄不保的遠多過拯救希臘。

希臘政府的減縮開支方案帶來焦慮和不安,希臘人好日子過慣了,沒有人要接受薪水和福利削減,包括退休年齡從63歲提高至65歲,而增值稅將在今年提到 23%。

恐怖和憤怒已不足形容這齣悲劇帶來的感受。希臘人越來越懷疑,激烈削減政策是否有用?公民政治權利是否可能強制執行?

疑慮是對的,在國際援助下,希臘的赤字仍將佔國內生產毛額的125%。而且,沒有人知道希臘該如何還清堆積如山的債務,幾乎所有經濟專家都認為,希臘無法 執行此艱鉅任務。事實上,它連數十億美元的貸款都還不了。

希臘經濟一向是中看不中用的大花瓶。該國沒有工業可言,沒有任何產品能在全球市場競爭,沒有研發,沒有未來。希臘經濟依賴於消費者支出。而以最重要的旅遊 觀光業而言,希臘也沒有競爭力,該國觀光業和服務業標準已低於土耳其許久,但價格卻不輸義大利。

如果不會捕魚,給再多魚也沒用。即便再砸下更多金援也不能解決這個國家競爭劣勢的問題。

不少希臘人心知肚明,最近的民調結果也顯示,八成的人支持激進改革,要求希臘政府解決到處充斥的腐敗和賄賂。然而,抗議和不滿無法改變事實,正像總理巴本 德里歐對希臘人民的喊話,「所有希臘人都必須承擔起希臘的責任」,他熱情呼籲各政黨和希臘人團結在一起,否則希臘將停留在原點。

其實希臘總理說得太保留了,如果希臘再不團結改革,不但會破壞歐盟的統一,還可能使希臘經濟回到石器時代。

【2010/05/13 聯合報】@ http://udn.com/

超年輕!美俄英領導人 都不到50歲

英國新任首相卡麥隆與夫人珊曼莎十一日在首相府唐寧街十號外,向群眾招手。在英國高級文具公司「史密森」擔任創意總 監的珊曼莎懷有五個月身孕。
(歐新社)

江山代有才 人出。四十三歲的保守黨黨魁卡麥隆就任英國首相,為一百九十八年來最年輕的英相。俄國總統麥維德夫兩年前就任時還不滿四十三歲。美國總統歐巴馬當選時四十 七歲。簡言之,現在美、俄、英三強的領導人都不滿五十歲。

「外交政策」期刊兩年前製作過「全球十大年輕領袖」專題,歐巴馬還無法上榜,麥維德夫只能吊車尾。榜首是不丹的汪曲克國王,就位時才廿六歲,今年滿卅歲。 第二年輕的多米尼克總理史卡利,二○○三年就位時才卅一歲。

英國史上最年輕的首相是威廉彼特(William Pitt),他在一七八一年當選國會議員,一七八三年成為首相時才廿四歲,且當過兩任共十九年。他十四歲就進入劍橋大學就讀。

【編譯林沿瑜/報導】英國新任首相卡麥隆十一日晚間才剛踏進首相官邸,美國總統歐巴馬的電話立即響起,歐巴馬除恭賀卡麥隆入主唐寧街十號官邸,也邀請他七 月訪問華府。

英國十三年的工黨執政暫時劃下句點,美國開始得和保守黨打交道,雙方能否重返英國前首相邱吉爾口中的「特殊關係」(special relationship)令人好奇。

一般認為,歐巴馬與英國前首相布朗的關係冷淡,他在入主白宮沒多久,還把英國大使館借展的邱吉爾銅像從白宮橢圓形辦公室中移出,讓英國人感覺遭到羞辱。如 今,歐巴馬與卡麥隆都是年輕的國家領導人、務實主義者、大致上沒有什麼意識型態,且都自認為是政治變革下的產物,雙方或許觀點會較一致。而且,美國還希望 在外交、軍事上繼續仰賴英國協助。

英國首相府發言人表示,卡麥隆在獲得女王伊麗莎白二世任命為新任首相後,歐巴馬在電話中「邀請首相七月訪美,…他們還討論了阿富汗、中東和平進程及伊朗問 題。」

不過,分析家預測,卡麥隆對國際事務的看法與歐巴馬不同,他領導的新政府將專注於解決內政問題,特別是巨額的預算赤字,因而在國防支出、國際角色扮演上, 英國與美國的關係可能不再特別親密。

不僅如此,美國布朗大學的政治經濟學教授布里斯(Mark Blyth)表示,「歐巴馬似乎沒和任何人有特殊的關係。」他說,兩次世界大戰和冷戰已成歷史,美國現在似乎更熱中於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等經濟體。

換言之,美國除了在未來外交、軍事領域上可能尋求英國的協助外,兩國的關係可能很難期待會有什麼特別巨大的變化。

【2010/05/13 聯合報】@ http://ud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