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維茲打擊走私控制價格 委內瑞拉山頭褪色 痛失咖啡王國寶座

查維茲打擊走私控制價格 委內瑞拉山頭褪色 痛失咖啡王國寶座
鉅亨網林佳萱 外電報導
2009 / 09 / 06 星期日 10:00
委內瑞拉曾經是 20 世紀初全球非常重要的咖啡出口國,但英國《金融時報》報導,今年 8月,委內瑞拉首度面臨咖啡豆短缺的困境—甚至必須向巴西進口咖啡豆(儘管委內瑞拉的咖啡農說,進口貨根本比不上自家豆子的品質)。

每當提起委內瑞拉咖啡生產的往日榮景,總會讓年屆 90 歲的老人家涕淚縱橫。「你看到那些山丘嗎?」Don Luis Paparoni 指著委內瑞拉安地斯山脈低海拔的山谷,「以前這邊種滿滿的咖啡…現在幾乎沒有了。」

他說,「以前我年輕的時候,村子裡沒有一家不從事跟咖啡生產有關的工作。這是我們文化的核心。」他的父親 1920 年代從西西里島搬到這裡,就是為了建立安地斯山區最大的咖啡農場。

那時候,委內瑞拉的咖啡風光出口到歐洲大港漢堡和美國紐約;但現在,咖啡園土地上唯一的收入來自觀光客,外地觀光客是來看國營咖啡博物館的。

儘管接下來的執政者轉而發展委內瑞拉金機母—石油產業,而沒對咖啡業投注關切眼神,但咖啡農真正埋怨的,是 現任執政者查維茲(Hugo Chávez's)政府。

農民認為,查維茲政府介入手法粗糙,讓委國咖啡業雪上加霜:近期咖啡供給短缺,查維茲於是在 8月初宣布,以「涉嫌走私咖啡逃避價格監控」罪名,將國內兩大咖啡加工企業 Fama de América 和 Cafe Madrid展開調查以收歸國有。這兩家公司約主導逾 80%的咖啡生產。

查維茲認為,咖啡短缺的原因是囤積、走私和投機交易,他喝叱:「我們受夠了!必須把所有這樣營運的公司收歸國營。我們正把壟斷企業收回來,讓生產工作是為勞工、人民和革命而生產。」這位社會主義領袖如此說。

但分析師表示,普遍而言,政府這種介入行為的確為民間的咖啡生產添亂。像把公司收歸國有、進行激進的土地改革運動,都造成政治上的不確定因素,商業投資因此而變得保守。

控制價格讓情況更加惡化,因為咖啡和其他商品將透過走私出國到國際市場,以國際價格販售。不願具名的咖啡商表示,「雖然走私的確犯法,但如果在哥倫比亞可以賣到兩倍、三倍的價錢,查維茲怎麼能指望大家不走私?」

擁有一座咖啡農場的 Maria Marcelina Chacon 表示,她擔心今年的收成幾乎不到 15 萬立方公尺,是約 20 年前咖啡產量的 10%。

她抱怨,咖啡價格上限壓縮了利潤,成本上升代表她沒辦法再負擔雇用勞工或購買足量殺蟲劑的經費。「這段時間我只能請家族的人來幫忙。太多勞動人口只靠政府的救濟金過活,他們根本不打算要工作。」

這些問題(還包括石油價格增高、造成需求瞬間攀升),其實也造成了委內瑞拉的基本糧食間或匱乏。這對查維茲的民意支持度投下陰影,也是兩年前他推動走向社會主義的大幅憲改公投、無限期連選連任總統,卻雙雙失利的原因。

委國政府因應咖啡短缺的救火政策,就是增加進口。反正委國身為石油輸出國,有充沛外匯儲備供應。

委內瑞拉前農業部長 Hiram Gaviria 表示,近 10 年以來,全國食物進口量暴增 4 倍,從每年每人大約 60 美元增加到超過 250 美元。進口幾乎佔國內 2/3的食物消費總額。

雖然,這段時間某些糧食項目(如玉米和稻米)產量仍在增加,但牛肉和糖這些以往委內瑞拉自給自足的農產品,現在幾乎有一半需靠進口。

而一度是委內瑞拉主要出口產品的可可,現在產量依然維持殖民地時的水準,因為 1920 年代起石油產業急速發展,促使委國貨幣走強,出口農產品相對缺乏競爭力。

現在咖啡也走向同樣的命運。委內瑞拉咖啡產量一度打敗哥倫比亞,但現在已經不到全球產量的 1% ,今年恐怕要滑落至低於 4.5萬公噸,遠低於滿足國內消費需求的 7萬公噸。

傷心的老人 Don Luis Paparoni 將大片咖啡園改種牧草,只留下極小塊土地繼續種咖啡豆,他說:「這是保存傳統。咖啡消失在山頭,是我靈魂深處的悲傷。」

陶冬:企業熱錢帶動中國下半年房價 但明後年可能出現調整

陶冬:企業熱錢帶動中國下半年房價 但明後年可能出現調整
鉅亨網新聞中心 台北
2009 / 09 / 05 星期六 14:50
知名分析師陶冬在其個人最新博客文章中指出,中國經濟復甦的速度遠遠快過世界其他國家,所以中國的貨幣政策不能夠完全按照歐美的思路、方法和力度來進行。既然中國是世界上第一個走出衰退的經濟體,那麼中國的貨幣環境也應當成為世界上第一個走向正常化的經濟體,這是完全符合邏輯的。但是目前,我們還沒有看到央行在這方面有明確的政策取向。我的擔心是,如果將流動性過分、過久地留在經濟體內,它所製造的可能就不僅僅是資產價格泡沫,而有可能帶來經濟一系列的資源配置失調等等。

他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專訪中表示,房地產出現調整實際上是一個健康的新陳代謝過程,但2008年中國房地產市場的調整被外部因素所打斷,因此上一輪房市調整並不完全,但是這不代表調整已經結束,它只是向後推了,房價漲完了之後還會跌下來。當然從長遠來看,中國的生產力仍在提高,中國人的收入水平也在提高,人民幣升值的空間還在,中國的城鎮化建設過程還在,所以我對於房地產市場仍然是看好的。但是今天對於流動性的回收越延遲,明天房地產下調的空間就會越大,國民經濟、金融體系的潛在威脅也就越大。我個人傾向於認為,房地產市場可能在明年有一次較大的跨年度的調整。

他說,房地產在經濟中的地位是非常清晰的,但政府對於房地產在經濟中應該扮演的角色卻有些模糊不清。房地產毫無疑問是經濟的一個重要支柱,它涉及到國計民生、金融穩定等。但政府在處理房地產問題時,並沒有給房地產一個應有的名分,需要的時候就鼓勵,不需要的時候就打壓,房地產政策的搖擺成為妨礙房地產市場健康發展的一大障礙,同時也加大了經濟大起大落的風險。

而且,由於供應上的瓶頸和超強的流動性,房價在今後幾個月會繼續上漲,甚至大漲。但是明年或後年房地產市場可能有一個調整,2008年沒有完成的調整早晚會重新開始。

以下是陶冬博客文章全文:

《21世紀經濟報道》:如何評價此輪房價上漲的幅度,構成此輪上漲的主要因素有哪些?和上一輪房價上升相比,此輪上漲出現了哪些新的變化?

陶冬:中國的房地產市場在2008年進入了一個調整期,但這個調整只進行了一半就被一場金融海嘯給吹散了。今年上半年,房地產市場出現了一次由用家主導的成交量上漲。今年前幾個月基本上是量漲價不漲,到了年中價格就開始明顯上升,今年下半年情況還會出現進一步的變化,在購買力上明顯由用家主導向投資主導轉移。

這一輪房地產市場的上漲和前幾輪相比,最大的差別就是流動性。目前中國資金的流動性是前所未有的,中國的利率水平也是前所未有的。因此在這一輪房價上漲的過程中,流動性驅動的特徵非常明顯;到了下半年,這一現象將會更加明顯,因為到了那個時候,就不僅僅是消費者和開發商兩個因素,企業資金也會成為助推房價的一個重要因素,特別是央企資金大規模地進入房地產市場,造成整個房地產市場的供需結構、價格趨勢和系統風險都出現一個結構性的改變,這一變化可能對中國經濟帶來的影響很大,一些變數也無法事先預估。

過去所謂熱錢,主要是指類似於“溫州炒房團”這種個體的投機行為,這些錢很活躍,但數量有限,而央企的出動也許會給經濟帶來類似泥石流似的衝擊。在過去兩三個月的地王拍賣中,我們估計有七成有央企蹤影。這意味著前一輪大量的銀行貸款,有相當一部分錢又轉到虛擬經濟,兜了個圈又回到了資產炒作中來,也意味著中國的資金出現了去實業化的現象,這將給中國經濟造成極其深遠的影響。

銀行不願貸款給中小企業、出口企業,卻追著央企拼命放貸,這使得央企手上拿著遠比自己需要多得多的資金。這些資金在經濟不景氣、需求不旺盛、前景不明朗的時候,投資於實體經濟有一定的難度。可是資金源源不斷地湧來,通貨膨脹預期又再升溫,於是企業把這些錢轉了個圈又投回到了投機領域、虛擬經濟當中。現在很多企業覺得自己辛辛苦苦在實業中賺了一年的錢還比不上在股市、房市炒一輪賺的錢多。長此以往,這個可能給經濟帶來的泡沫化,我國已經有些類似於上世紀80年代日本所出現過的現象。

《21世紀經濟報道》:資料顯示,1-6月房地產開發企業本年資金來源23703億元,同比增長23.6%。但房地產開發投資增長滯後,1-6月增速比去年同期平均回落23.6個百分點,而同期固定資產投資增速達32%以上。如何解讀房市回暖和房地產投資下降之間的矛盾?

陶冬:這個矛盾很簡單:一方面,房市在回暖,這是因為流動性在上升,大企業的資金擁有量是鉅額的,個人手頭所持有的貨幣量也是鉅額的。年初的時候,人們認為現金為王,現在發現長期儲蓄並沒有多少回報,而通貨膨脹預期起來以後,這筆資金就開始離開銀行。儲蓄活性化,也就意味著進入投機領域的資金在大幅上升。

另一方面,房地產成交量下降,有人認為是買房人對價格過高開始警惕。我認為不是,而是開發商在前一段時間賣地賣得太急,套現套得太快,突然發現房源庫存不夠,這兩個月房屋成交量大減的最大原因不是看房的人少了,而是推出來的新盤少了。開發商在2008年普遍遇到資金短缺困境,建樓本來就不多。

《21世紀經濟報道》:房市的起落從來都和貨幣政策密切相關,今年以來中國執行的是適度寬鬆的貨幣政策,最近貨幣政策又出現了“動態微調”與“基調不變”這樣兩個微妙的變化,您怎樣看待這一變化,以及它背後的政府對於整個市場包括房地產市場的態度和判斷?

陶冬:中國的宏觀調控政策實際上面臨著兩難:部分內需有明顯的改善,出口卻依然不景氣,就業市場還在惡化,另一方面資產價格又出現了過熱的徵兆。在經濟嚴重冷熱不均的時候,政策方向的選擇的確出現了一個兩難選擇。

現階段的政策在處理上是偏向抗衰退的,貨幣政策總體目標是在維持寬鬆貨幣政策的連續性和穩定性。另一方面針對流動性過剩,央行又進行了一些動態的微調,通過一些局部性的手術式的措施,如第二套房貸款、短期信貸等來限制熱錢的產生和流動,以此來打壓市場上的過度投機行為。但是,目前中國所面臨的是歷史上罕見的流動性過剩,靠所謂的動態微調,很難控制住流動性,更難控制人們對資產價格升值的預期。現在資產價格預期在生成,流動性轉速在加快,單單靠降低一點銀行貸款(仍然每月貸款是淨增加),未必能夠抑制住資產價格的進一步上漲。因此我個人認為,中國的房價今年下半年還得漲。

《21世紀經濟報道》:那麼現階段財政與貨幣政策分別面臨著怎樣的難題,未來倘要出現政策的轉向,財政與貨幣政策是應當同步還是應當把握一個先後的節奏?

陶冬:宏觀經濟政策很難預先設定先後順序,就像開船,是用左舵,還是用右舵,都取決於當時的具體情況。我們很難預先規定好貨幣政策、財政政策應該做?總體來講,目前的財政政策旨在維持經濟增長,前段時間大規模的固定資產投資,使得中國的內需得到了明顯的改善,今年經濟保8問題不大;貨幣政策也為保8做出了重大貢獻,它所提供的流動性穩定了市場、企業、股市和房市,為中國經濟復甦提供了必要的支援,這些都是好事。

目前來看,財政政策所帶來的泡沫並不大,但地方政府的財政已經有了一些捉襟見肘的現象,所有的基建資金幾乎全部由銀行擔負,導致金融風險在加大,這是財政政策所面臨的瓶頸;貨幣政策並沒有遭遇供給方的瓶頸,卻遭遇了資產價格的瓶頸。

中國經濟復甦的速度遠遠快過世界其他國家,所以中國的貨幣政策不能夠完全按照歐美的思路、方法和力度來進行。既然中國是世界上第一個走出衰退的經濟體,那麼中國的貨幣環境也應當成為世界上第一個走向正常化的經濟體,這是完全符合邏輯的。但是目前,我們還沒有看到央行在這方面有明確的政策取向。我的擔心是,如果將流動性過分、過久地留在經濟體內,它所製造的可能就不僅僅是資產價格泡沫,而有可能帶來經濟一系列的資源配置失調等等。

《21世紀經濟報道》:中國的貨幣政策是否應當率先走向正常化,我們聽到了不同的說法,很多人認為中國貨幣政策的方向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歐美等國貨幣政策的取向,外部因素制約了貨幣政策的調控作用,您如何看待?

陶冬:中國的出口能否復甦取決於外部環境,中國的貨幣政策能否正常化,這把鑰匙卻是在政府手中,貨幣政策需要與整體經濟變化相吻合,其中也包括出口,但出口並不是貨幣政策的唯一考量。央行的政策目標旨在維持價格的穩定,而這個價格就不僅僅包括消費物價,也應該包括金融價格。

中國的利率政策在一定程度上受到歐美貨幣政策的影響,主要是怕人民幣利率高過海外後導致熱錢湧入。但是這個不應該成為不進行貨幣環境正常化的藉口,中國是世界上第一個經濟復甦的國家,第一個實施貨幣環境正常話合乎邏輯,也是必要的。

21世紀經濟報道》:歷史資料表明,房價和通脹預期呈現正相關關係。和房地產相關產業鏈條較長,您認為此輪房價上漲會否傳導到整體物價水平上從而產生嚴重的通貨膨脹?

陶冬:對於中國的物價,我個人是有擔心的,當然這個風險比我在2006年下半年時的擔心稍微小了一些,主要是因為與2006年下半年相比,今天市場工資的上漲並不明顯,產能過剩現象更加嚴重。但是最近原材料價格回升很猛,農產品價格也有明顯上漲,豬肉也開始漲,我們認為CPI明年會有明顯的上揚。不過,這一輪價格上漲的一個重要特點是金融資產價格上漲,而不是消費物價上漲。

《21世紀經濟報道》:未來決定房價長期走勢的因素是什麼?在宏觀政策基調保持不變的前提下,此輪房價上漲是否可持續?房地產既是經濟復甦的領頭羊,也是地方政府“土地財政”所依賴的產業,我們應當如何定位,政策將如何權衡和抉擇?

陶冬:房價不可能無休止地漲上去,房地產市場和其他市場一樣,都有一個周期性的變化,上漲和下跌都不足為奇。帶動房地產價格上漲的主要因素有供給方面、需求方面、流動性、政策、利率和信貸的周期。開發商的建築周期等因素也與此有直接關係。

房地產出現調整實際上是一個健康的新陳代謝過程,但2008年中國房地產市場的調整被外部因素所打斷,因此上一輪房市調整並不完全,但是這不代表調整已經結束,它只是向後推了,房價漲完了之後還會跌下來。當然從長遠來看,中國的生產力仍在提高,中國人的收入水平也在提高,人民幣升值的空間還在,中國的城鎮化建設過程還在,所以我對於房地產市場仍然是看好的。但是今天對於流動性的回收越延遲,明天房地產下調的空間就會越大,國民經濟、金融體系的潛在威脅也就越大。我個人傾向於認為,房地產市場可能在明年有一次較大的跨年度的調整。

房地產在經濟中的地位是非常清晰的,但政府對於房地產在經濟中應該扮演的角色卻有些模糊不清。房地產毫無疑問是經濟的一個重要支柱,它涉及到國計民生、金融穩定等。但政府在處理房地產問題時,並沒有給房地產一個應有的名分,需要的時候就鼓勵,不需要的時候就打壓,房地產政策的搖擺成為妨礙房地產市場健康發展的一大障礙,同時也加大了經濟大起大落的風險。

由於供應上的瓶頸和超強的流動性,我覺得房價在今後幾個月會繼續上漲,甚至大漲。但是明年或後年房地產市場可能有一個調整,2008年沒有完成的調整早晚會重新開始。

記者 周慧蘭

陶冬的博客網址:http://blog.cnyes.com/My/taodong/

以世界百人村新觀點微觀美國 貧富極不均 6成窮人所得僅占4%

以世界百人村新觀點微觀美國 貧富極不均 6成窮人所得僅占4%
鉅亨網邱勤美 外電報導
2009 / 09 / 06 星期日 14:00
《USA Today》報導,多年前美國麻州中學社會科學教師 David J. Smith 寫了《世界百人村》,這本書在全美暢銷,改變了他的生命。現在,他繼續創作了第二本書《如果美國是一個村落》(If America Were a Village),這本書讓許多讀者大感驚訝的是,美國窮人正在增加。這個事實是否也會改變美國的前途?

有關於《世界百人村》的創作起源是這樣的。

David J. Smith 22 年前在課堂上授課時,有個學生跑來問他:七年級時學法文比較好,還是學西班牙文?

Smith 回答他說,兩種語言都很重要。這名學生繼續問:假如我們的教室代表全世界,那麼有多少人會說英語,多少人會說法文,多少人會說西班牙文?

Smith 當時有個想法,假如教師透過一個小群人來教導學生地球村的概念,那麼無法想像全球 50 億人口是什麼情況的孩子們,或許可以從 100 個人的簡單情境來認識這個世界。

藉由活潑有趣的方式,讓學生明白的不只是抽像的百分比這類名詞,更重要的是,理解世界各地的人們如何生活:包括他們的職業、社會文化、宗教信仰等等。

在與這名學生的對話之前,他曾擬定出一個學年的地理科學教案,名為「Mapping the World By Heart」,藉由記憶來讓學生在腦海裡描繪出一個完整的世界地圖。但在對話之後,他有了新的構想。他花了 10 年的時間將百人村的概念寫進了《世界百人村》這本書。

兩家出版社喜歡這個點子,但都沒辦法找到適合的插畫。最後加拿大的一家小出版社 Kids Can Press 找到了,於是誕生了《世界百人村》。

這本書出版後大受好評,在美國銷售約 50 萬本。美國各地的學校專門為這本書開闢了一個地理單元。兩個學校的教師還創作了原始配樂,讓 100 位同學上台演出。

Smith 今年已 65 歲,已經退休的他表示,「我是我做過最有價值的事。」

現在 Smith 繼續創作了第二本書:《如果美國是一個村落》(If America Were a Village)。這本書同樣將美國設定為只有 100 人的村莊。

在這 100 人 當中有 50 人在美國的 9 個州裡,其中 12 人住在加州。另外 5 個州由於人口總數稀少,只能由 1 人當作代表。這 5 個州分別是阿拉斯加、佛蒙特、懷俄明、北達科、南達科。每一個人代表 300 萬人口。

按照美國人持有資產的統計數據來扮演這 100 個人,會發生什麼情況呢?它反映出:貧富不均。

●有 5 個人的所得占美國一半以上的財富。

●有 1 個人擁有超過 30%。

● 60 個最窮的人所得僅有 4%。

Smith 指出,貧窮人口的數據實際上正在增長當中。他說,「很多人在得知美國窮人正在增加這個事實後確實都嚇了一大跳。」

至於當時詢問 Smith 問題的那個學生,他名叫 Kelefa Sanneh,最後選擇學法文。他後來成為記者,目前就職於《紐約客》(The New Yorker)編輯台。他對 Smith 老師教課有美好的回憶,但完全不記得那次對話。

為何我沒錢-迷思240》一手交錢,但不交貨…

為何我沒錢-迷思240》一手交錢,但不交貨…
在金融投資理財的世界裡,不管它是一次付款,還是分期付款,股票、基金或保險…,所有投資人買到的,並不是銀貨兩迄的實體商品,而是未來的某項權利。而且,它們也具有「金額更大、時間更久、內容更複雜」的特色。
9月1日,台北地方法院依詐欺罪,判處亞歷山大集團負責人唐雅君有期徒刑2年,緩刑5年,判決確定後3年內支付國庫600萬元;妹妹唐心如處有期徒刑1年10月,緩刑4年,判決確定後3年內支付國庫300萬元,全案仍可上訴。

2007年間,亞歷山大因擴張太快,加上雙卡效應,消費市場緊縮,集團虧損累累,唐雅君姊妹明知集團出現營運上的資金缺口,仍指示業務員以極優惠價再招收 會員,向消費者推銷「預付型」會員方案,預付會費及美容服務費,共詐騙7000多名消費者,詐得3億2000多萬元,兩人被檢方依詐欺罪提起公訴。

本案特別的是:法官給予唐雅君姊妹緩刑,但都附有支付國庫一定金額的緩刑條件,如果在判決確定3年後沒有支付,緩刑將被免除。在聽到這項判決後,許多亞力山大的「受害者」紛紛表示不平,因為與原先的損失相較,事後所能拿回的兌換商品價值實在是「差距非常大」。

中國人有句俗話說得好:「有錢便會作怪」,特別是錢已經到別人口袋裡去,「對方」在現金到手後,除非是道德感異常強烈的人,否則,會遵守原先承諾,或是將錢返還的機會恐怕是微乎其微。

在人類社會發展的早期,消費及交易多半是「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的「銀貨兩迄」,但是在社會走向精細分工,以及越來越複雜的支付方式之後,「先交錢,後享受」的交易制度便成為流行且重要的方式之一。

到目前為止,飯店旅館、健身中心、美容保養、餐飲食品,甚至禮儀服務等業者所發行的禮券、商品提貨券、會員資格、生前契約等,都採用過這種消費型態。

只不過,消費者在繳費後便處於弱勢的一方,一旦業者發生經營不善或倒閉等情況,消費者手中的禮券或會員資格將形同廢紙,剩下的預繳費用更難以求償。所以一直以來,都衍生出不少的消費糾紛。

這是因為資金已經完全移轉到業者的手中或名下,消費者又沒有馬上完成「驗收」的動作,手中只有一堆業者尚未兌現的支票時,災難往往就會主動找上門來。

有鑒於過去部分零售業者,在大量銷售禮券之後惡性倒閉,消保會因此公告「零售業等商品(服務)禮券定型化契約應記載及不得記載事項)」,並且將在2007 年4月1日生效,包括零售業、洗衣業、KTV、三溫暖、美容美髮、K書中心、遊樂場及菸酒銷售、觀光休閒、旅館民宿等所有行業,未來要銷售禮券,都得負起 「履約保證責任」。

而金融機構針對「先付款,後服務」的信託商品,是所謂的「預付金信託」,也就是「禮券信託」及「生前契約信託」兩種。依照信託商品的設計方 式來看,不論是禮券信託或生前契約信託,發行業者如果在信託期間內,發生解散、破產或倒閉等狀況時,「信託財產之歸屬權利人」,便由原先的業者,轉換為 「原先購買禮券或生前殯葬服務契約的消費者」,可以達到完整保障消費者權益的目的。

不過,儘管法有明文規定,金融機構也有相對應的商品,但據了解只有旅遊和生前契約的類型,才有要求建立強制信託的保障,其他如發行禮券、健身卡等,目前都沒有相類似的保障。所以,民眾多半是靠「拒絕預付」的消費活動來保障自己。

不論消費的標的是實體商品或服務,總是可以看得見、摸得著或感受得到。但是在金融投資理財的世界裡,不管它是一次付款,還是分期付款,股 票、基金或保險…,所有投資人買到的,並不是銀貨兩迄的實體商品,而是未來的某項權利。而且,它們也具有「金額更大、時間更久、內容更複雜」的特色。

對於時時用心呵護每一塊辛苦錢的理財大眾來說,完全不希望看到業者「不履行義務」的情況發生,同理,自然更不願見到自己所做的投資,如流水般盡付東流。

而這些商品所帶給理財大眾的影響,或是潛藏的風險,恐怕還要高於上述的一些消費商品。因為首先,部分具有「分離帳戶」性質,或是事先提存準 備金的商品(例如採分離帳戶的投資型保單、資金由保管銀行負責的共同基金,以及提存一定存款準備金的銀行存款),當然會一定程度地保障理財大眾的權益。

但是,多數商品的未來收益,都與發行機構的命運牢牢綁在一起。雖說多數金融商品都是由合法設立的金融機構所發行,但也一樣有商品發行者「履約與否」的問題。因為在「金融機構不倒神話破滅」的如今,「履約與否」看的是「實力」,而非金融機構單純的「意願」而已。

其次,就算發行機構的信用非常安穩,但是許多金融商品的包裝、設計相當複雜,它最後的「履約責任」,也並非原來的銷售機構可以一肩扛起的。所以,投資人應該要更深入地分析發行單位的履約責任才是。

另一個由「履約保證」機構所衍生出來的問題是:當發行機構在登記註冊與實際銷售的地方不同時,民眾購買了像是地下保單,或是未核備的境外基金、金融商品等,未來都有可能面臨求償無門的窘況。

最後,金融投資理財商品雖然賣的,是一個「未來才會到期的權利」,但這項權利的內容卻常常是「變動」而非「固定」的,也就是會隨著時間或價格的波動而擴張或縮小。

更有甚者,如果金融商品設計得更為複雜(例如期貨、選擇權等衍生性金融商品),所連結的內容也是概念更為抽象的「信用」等標的,投資人未來能夠回本或是稍微拿回本金的機率,恐怕也不比眾多倒閉了的預付型消費型態好上多少。

淒淒北愛 仇外毒火在延燒

經濟衰退,失業飆漲,失業者最恨別人來搶工作,在種族主義根源深重的地方,這股怨氣尤其針對別人之中的「外人」而發,例如在北愛爾蘭。

在北愛,種族和宗教向來是禍源。從前,信新教的北愛爾蘭人和南邊信天主教的愛爾蘭共和國勢不兩例,血腥相殘,1998年議和,確定北愛屬於英國,南北雙方總算放下屠刀。現在,「外國人」來了,主要來自東歐,北愛人的矛頭有了新對象,只是爭端不是宗教,而是就業。

從前,北愛人憎恨的是南邊愛爾蘭共和國來的移民,如今他們的眼中釘換成波蘭、立陶宛、羅馬尼亞來的勞工。貝爾法斯特「女王大學」最近一項民調,北愛人將近50%認為外來勞工搶走在地人的飯碗。

北愛的種族主義這個夏天露出毒牙。6月裡,在北愛首府貝爾法斯特,當地青少年成群結隊,有的做著納粹的敬禮手勢,驅迫100多個羅馬尼亞人離開,其中有的還抱著剛出生的嬰兒。

稍早,今年3月,波蘭足球隊到北愛比賽,雙方的球迷爆發衝突,約40名波裔人不堪恫嚇,搬出貝爾法斯特一個種族歧視特別嚴重的勞工聚集區。

1970年代到1998年和議,宗教衝突在北愛造成3600人死亡。但走了宗教衝突,來了種族主義。北愛議會議員盧曼華痛批說:「種族主義和宗教派系非常 相似,都是成見和不寬容,兩個是邪惡的雙胞胎。」59歲的盧曼華出身香港,是北愛議會僅有的一個少數族裔議員,代表貝爾法斯特南區。

北愛4到6月的失業率是6.7%,即5萬1000人,比例比英國本土和歐盟都低,但人數幾乎是一年前的兩倍,因此本地人普遍沒好氣。而且,北愛的公務員比例是全英國最高的,在所有受雇人口裡占了30%,這種人為的虛腫掩蓋了失業真相。

北愛勞工市場可能還有一個震盪來襲:英國財務情況慘澹,倫敦面臨壓力,可能大砍對北愛浮腫官僚系統的補助。經濟學家指出,英國的下一任政府一定會落實削減公共支出,到時北愛要大吃苦頭。

學術界民調顯示,北愛人22%不要東歐人當朋友,更少人願意他們和自己家族的人結婚。26歲的科瓦爾斯基說:「由於受到攻擊,我大多數朋友已經回去波蘭。」3月足球衝突後,他自己的家也被襲擊。

另一項民調顯示,五分之一北愛人對東歐移民把持負面感覺。別說東歐人,連盧曼華也說,有人打電話揚言要放火燒她家。

在貝爾法斯特,對外國人的攻擊大多發生在貧窮的南側社區,顯示種族主義一向潛伏,遇到經濟不景氣,動輒爆發。

【2009/09/06 聯合晚報】@ http://udn.com/

國務院:經濟不會二次探底

大陸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學術委員會副秘書長張立群估計,8月大陸經濟表現將持續回升,未來不會出現「二次探底」,而且大陸官方為保經濟成長,可望繼續公布有針對性的 「保增長」措施。

張立群昨(5)日接受中國證券報採訪指出,大陸基本保持經濟回升趨勢,但具體力度不好判斷;他說,當前內需和外需是此消彼長的狀態當中,外需負成長的程度 比較大。下周大陸將公布8月總體經濟數據,包括消費者和生產者物價指數 ,外界擔心大陸可能出現二次衰退探底的危機。

張立群指出,儘管目前大陸投資和消費成長加快,但能否完全彌補外需不足尚難確定。現在來看,政策性推動的力量已經釋放很大一部分,而來自市場的力量要完全接替政府投資,力度恐怕還差一點。

他說,上半年商銀業務擴張快速,目前市場可選的好投資項目比上半年少一些,目前信貸成長明顯放緩,不禁讓人懷疑經濟回升的速度似乎有減弱的苗頭,其影響已經在股市上反映出來。不過,張立群透露,下一步在保成長方面,會有一些針對性的措施。

他說,經濟回升的勢頭會繼續保持下去,現在處於一個關鍵的相持階段,各種不同的力量相互交織,有利不利的條件並存,如果政策繼續保持下去,大陸經濟的內生性成長動力會更加明顯釋放,大陸經濟不會「二次探底」。

新華社報導,大陸國家統計局總經濟師姚景源昨 天在「2009中國汽車產業發展國際論壇」上發表演講時也說,大陸經濟最壞的時期已經過去,那是去年11月到今年2月。

姚景源說,從農業看,預計今年糧食還會豐收,農業的穩定為大陸國民經濟的穩定提供了重要基礎。他認為大陸經濟保持一定成長速度不難,真正的難題是結構調整,上半年經濟成長主要靠投資,消費的貢獻度還不高。

【2009/09/06 經濟日報】@ http://udn.com/

我婦女平均生1人 比中、日低

台灣婦女總生育率為1人,也就是平均每一位婦女一生只生一個孩子,比實施一胎化的中國大陸和人口已經開始負成長的日本都還低。

台灣目前嬰兒死亡率為千分之4.7,與北美和歐洲國家接近,但仍高於日本的千分之2.6,以及新加坡的千分之2.1和香港的千分之1.8。

雖然台灣近年來嬰兒死亡率已經降低,但是婦女總生育率(每一位婦女一生平均生育子女人數)卻逐年降低,2009年台灣婦女總生育率為1人,比香港的1.3人或日本的1.4人都還低。

經建會官員表示,日本25年前生育率就開始下降,我國則是在2000年以後才明顯下降,不過下降的速度非常快,估計2026年可能開始出現人口負成長。

日本在面臨人口老化時,開始設法留住留學生,鼓勵外來移民,尤其是亞洲人,目前不少韓國和新加坡人移民日本。竟連上海也為了紓解人口老化壓力,放棄一胎化政策。

經建會官員表示,總生育率太低,除了家庭生育子女人數少之外,不婚或是未婚女性人口增加,這些女性多半沒有生育子女,也是把台灣總生育率拉低的原因之一。 社會價值觀改變,官員直言,如果無法給年輕人一個優質環境,讓年輕人感受到婚姻和生育子女是幸福美滿的事情,推再多的鼓勵生育政策,誘導的效果也有限。

【2009/09/06 聯合晚報】@ http://udn.com/

8月CPI公布 可能轉正

無責任投資論壇版主評析:食物類佔CPI指數比例有限,加上7月份CPI衰退幅度高達2.33%,單只食物類價格上揚可能還不至於一下子就讓CPI轉正。況且八月份物價受風災影響也非一整個月,到八月下旬時已大多回穩了。

8月CPI公布 可能轉正

主計處周一(7日)將公布最新物價統計,受到莫拉克颱風豪雨影響,蔬果、水產供應短缺導致價格走揚,8月消費者物價(CPI)年增率可能由負轉正。

…… 

去年7月CPI年增率高達5.81%,基期偏高,再加上消費不振影響,致今年7月CPI年增率為負2.3%。去年8月CPI年增率回跌至4.67%,基期雖仍偏高,但由於莫拉克風災重創南部農漁業,預估今年8月CPI年增率可能轉正。

主計處官員表示,受景氣低迷、商家打折促銷的影響,今年2月以來,CPI年增率已連續六個月呈現負值,但在莫拉克颱風豪雨重創農業區的影響 下,CPI的走勢有可能出現變化。以蔬菜的批發價而言,7月平均每公斤18.4元,8月中旬每公斤已漲至30.6元,大台北地區更已達34.5元;其他如 水果、水產及肉品行情也同步走高。由於蔬果、水產及肉品占CPI權數近一成,此變化對CPI走勢具有關鍵性的影響。

主計處每月的2日、5日、8日進行查價,依目前災情及蔬果復耕期研判,蔬果零售價格到下旬仍將落在高點,因此8月的CPI必定較7月上漲(月增率),但是否較去年同月上揚(年增率),則仍有待觀察,因為去年8月CPI高達107.04,是去年物價第二高峰。

官員認為,8月CPI年增率若是由負轉正,不代表出現通膨,因為通膨必須符合連續性的上漲的定義,像每年颱風豪雨令蔬果價格出現一次性的上漲,就不能稱為通膨,歷年來只要有颱風豪雨,都會令CPI短暫的上揚,不過,隨著蔬菜復耕供應恢復後,物價漲勢旋即趨緩。

觀察歷年風災與物價的紀錄,83年凱特琳颱風讓8月CPI年增率升至7.06%、85年賀伯颱風同樣讓8月CPI年增率升至5.04%、96年柯羅莎颱風使農損逾42億元,一舉讓當年10月的CPI年增率升至5.33%。

【2009/09/06 經濟日報】

轉業難 台灣失業率冠亞洲

無責任投資論壇版主評析:不只失業率最差,其他的經濟數 據像出口、工業生產率、GDP、物價緊縮程度…也都是全亞洲數一數二差!!看到今天新聞說美國某雜誌居然說馬XX是『全球五大最具膽識領袖』,還說因 馬XX的『機智』及改善兩岸關係使『台灣面對全球金融海嘯衝擊,使經濟前景變好。』,這如果不是公關公司「運做」的結果的話,就是睜眼說瞎話!

轉業難 台灣失業率冠亞洲
2009-09-06 中國時報 【張舒婷/台北報導】

 
     去年金融海嘯爆發後,台灣就業市場便一蹶不振。主計處統計,去年七月失業率突破四%、十二月來到五%,今年七月飆升至六.○七%,失業總人數高達六六.三萬人。在亞洲主要國家中,台灣失業率排居之冠。

     國內中高齡(四五到六四歲)失業者與去年同月比較,激增至十四.三萬人,增幅近八八%,高居各年齡層之冠。主計處官員強調,中高齡勞工多為家庭經濟支柱,對整體社會影響甚鉅,值得密切留意。

     中年失業的心酸苦楚,四十五歲的阿華(化名)點滴在心頭。二○○三年SARS爆發,餐廳業者生意普遍下滑,原在餐廳擔任內勤的他,不幸被裁員,迄今已靠 父母救濟三年多。他感嘆,環境太差,自己年紀也大,很難換到其他跑道;因此,至今仍單身的他,早就捨棄結婚生子的念頭。

     儘管政府單位為解救失業大軍,紛紛祭出促進就業方案,台灣失業率卻依然節節高升,在亞洲先進國家中一直居冠。各國最新出爐失業率指出,亞洲四小龍中的香港(五.四%)、韓國(三.八%)、新加坡(三.三%)皆遠低於我國,就連經濟低迷的日本(五.七%)亦然。

     台經院景氣預測中心主任陳淼認為,四小龍的勞動市場型態均不同,直接比較失業率數字並無意義。台灣的失業問題,源於大量製造業者外移,當地勞工失去工作 機會;新加坡、香港以服務業、金融業為主,勞動人力又以外來人口居多,與台灣的失業問題相去甚遠。台大經濟系教授林向愷則表示,全球景氣尚未觸底,故與其 仰賴對外出口提振,還不如致力於促進長期性的民間消費、民間投資,但台灣在這方面是亞洲四小龍中敬陪末座,以致失業率始終居冠。

     更無奈的是,政府目光如豆,砸大錢投入短期就業方案,完全無助於解決中高齡和長期失業者問題;根本解決之道,應是進行產業結構轉型,例如積極發展政府喊得震天價響的「節能減碳」,並思索如何研發再生能源,進而帶動相關就業機會

8月外匯存底 3254億美元

無責任投資論壇版主評析:媒體一直在誤導大家外匯存底越多越好,事實上絕非如此!外匯存底太多絕非好事,像中國就因為外匯存底太多,一天到晚受到美國與歐盟的威脅與覬覦!

  外匯存底太多,就好比一個人只會把錢存在銀行不知活用,甚至明明自己有錢,卻還老向被人借錢,是在沒有道理!外匯存底存在國外,為外國所利用,卻不知自己 多加利用,更是缺乏效率!像近來某位無知的李姓政客大言不慚的說借錢建設是好事~~好他的大頭鬼啦!建設是好事,但借錢建設也是好事嗎?放著3000多億 美金不用,還去跟別人借錢,難不成瘋了??

   之前也說過非常多次了,學理上合理的外匯存底數量約為每月進出值的3倍,而台灣一個月進出值約325億美元(今年7月數據),就算因為台灣不是IMF成 員,缺乏IMF份額及SDR(特別提款權),多加存一倍的外匯存底以2000億算也綽綽有餘了,現在卻已高達3200多億,為何不拿一些回來建設呢?明明 自己有錢,卻還要向人借錢,豈不是擺明圖利他人!?若是營利事業,利用財務槓桿舉債擴充事業,那也就算了,但政府並非營利事業,更沒道理舉債建設!更何況 所謂的建設,天曉得用到哪去了!?

8月外匯存底 3254億美元
2009年09月05日蘋果日報

歷史新高
【李亮萱╱台北報導】全球排名第4的台灣外匯存底,即將超越俄羅斯,搶下第3寶座!中央銀行昨日公布8月底外匯存底為 3254.17億美元,較7月增加43.23億美元,續創歷史新高,且離第3名的俄羅斯僅約270億美元差距。若外資持續捧場、央行積極操作外匯,可望在 年底前挺進第3。

雖然外資8月淨匯出3.02億美元,但台灣外匯存底卻不減反增,中央銀行外匯局長林孫源昨日指出,這是因為外匯存底投資運用收益所致,加上歐元、日圓兌美元升值,這些幣別持有的外匯存底折成美元後,金額自然增加。

與俄國差距大縮減
據央行提供資料顯示,俄羅斯7月外匯存底大幅減少131億美元,只剩3523億美元,雖穩居全球第3,但與台灣的差距,已 從6月的444億美元,拉近至269億美元。由於外資大量匯出俄羅斯,讓盧布重貶,影響外匯存底大減百億美元,而台灣外匯存底每月則是持續以30~50億 美元的速度增加。

市場就預期,如果央行積極操作外匯,每月與俄羅斯拉近約65億美元的話,年底就能超越俄國,挺進第3大。不過,林孫源立刻撇清:「央行不關心、也不注重外匯存底排名,都是你們(媒體)在排的,央行只關心台灣的外匯存底。」

…….

央行統計,目前外匯存底全球第1的中國,第2季底為2.1兆美元、第2名為日本,至7月底9919億美元,第3為俄羅斯;而第5名的印度,統計至8月21日為止,金額為2609億美元,與台灣的差距為645億美元,台灣暫時沒有被超越的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