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因為我自己帶金小子,所以他很黏媽媽。

在家裡只要看到我往門口移動(可能只是去排列一下玄關的鞋子,或者把鑰匙放好),
就驚恐地問“馬麻要去那裡?”
要是我回答“馬麻出去一下,很快就回來了。”
小子馬上眼淚汪汪(跟劉雪華有的比),大喊“我也要去嗎?”
要是答案是No,立刻嚎啕大哭(劉雪華妳輸了),
彷彿我要離家出走拋夫棄子,幹了多麼喪盡天良對他不起的事一般。

所以,為了避免這種“肝腸寸斷的無聊哭戲”鬼打牆地一再上演,
我能帶他去就帶他去(下樓拿信件,巷口買麵包,銀行提款付賬單,超市購物買菜),
要不就趁著他午睡時去把事情趕快辦一辦(剪髮,修指甲,談事情,喝咖啡),
如果在少爺清醒時想外出,就得面對他的胡鬧拉扯,外加明明沒做錯事卻滿腹的罪惡感。

上個週末,好友從香港來訪,大夥老早約好要去吃晚飯,然後轉戰久違兩百年的KTV!
(沒有小孩的人別笑,我們這些“有家室的人”要安排活動可是得早早計畫,哎呦,這款悲哀你們不會懂的啦,還不好好珍惜你們“可以隨時出發的自由”!)

和我娘親約好,當天來伺候乖孫,好讓我們可以重拾大人的樂趣。

當天下午,特地帶金小子去公園玩,在路上就告訴他“現在馬麻陪你去小朋友的地方,晚上馬麻要去大人的地方,阿嬤會來陪你,你要乖乖的哦!” 金小子因為要去公園,心情不錯(也可能是想先答應了再說反正又沒簽合約),大聲回答“好。”

到了傍晚,明顯地感到小子的不安,我一離開他的視線就問“馬麻勒?馬麻在那裡?”,我一邊化妝換衣服,一邊還得不時地出房間亮相表示“馬麻在啊!” ,然後被他拉著一起看電視玩玩具…. 吼!本來半個小時可以完成的事,硬是拖了一個多鐘頭才搞定。

接下來小子要吃飯洗澡,也是堅持要馬麻陪,真是黏到天涯海角… 只好打電話給老公說叫他們人到齊了先吃,別等我了。一邊餵他吃飯幫他洗澡,我一邊心裡感歎著看來今天這場離別的戲金小子大概會卯盡全力演出, 唉,我的罪惡感已經打包好了。

我拿了包包,開始穿鞋,故作輕鬆地說“寶貝拜拜”,這個小人兒立刻以跑百米的速度飛奔到門口,“馬麻不要出去!”,淚液迅速充滿眼眶,哭戲即將上場。

我蹲下來,看著他的眼睛慢慢地說“今天我們有去小朋友的公園玩,對不對?”
“對。” (含淚點頭)
“馬麻有告訴你,晚上馬麻要去大人的地方對不對?”
”北鼻一起去嗎?” {淚光閃耀眼神期盼)
“大人的地方小朋友不能去啊,你在家裡和阿嬤玩好不好?”
“馬麻去大人的地方做什麼?” (好一招用問題來回答問題)
“馬麻去吃飯啊,你吃飽了,我還沒吃啊,肚子好餓餓耶。”
“吃什麼?” (吼,聊開啦?是拖延戰術嗎?)
“吃麵麵,大人的麵麵。”
“是辣的嗎?”(管得很寬哦你)
“對啊,小朋友不能吃。”
“你乖乖在家,再5分鐘就有Diego(沒有小孩的可以隨時出發的朋友,Diego是很夯的電視卡通),阿嬤會陪你看,你可以一邊看一邊喝內內,然後乖乖睡覺,馬麻一下子就回來了,ok?”

接下來的這一幕嚇倒我了…..

小子用力點點頭,說“好。”

啊,真的嗎?我聽錯了吧?好懂事的小孩哦!是我們家的嗎?我不要去了吧,這麼乖的小孩要一百分的母親才配得上啊!吃飯喝酒/拼歌作樂/徹夜不歸的不良行為,我不是好媽媽我不是好媽媽我不是好媽媽…..

好啦,這只是在我心裡演出的白爛劇情(原來愛演是來自遺傳啊…… ),
真實的場景是---

我抱抱他,說“好乖。”
“拜拜。” 他平靜地揮揮小手。

關上大門我簡直不能相信,既開心又感動,有驕傲也有些許失落。
流口水滿地爬學走路說火星語都好像是昨天的事,
現在居然懂事了!

親愛的金小子,
有一天當你放開媽媽的手,頭也不回地去探索這個花花世界,
馬麻還是會記得,
那個在我懷裡撒嬌耍賴,一步也不肯離開的小小孩。

馬麻後記:

專家建議大人出門應該當面和孩子說再見,千萬不要為了避免小孩哭鬧就偷偷離開,孩子以為爸爸媽媽憑空消失,會造成不安全感。適合的方法是平靜愉悅地說再見,不要顯露出擔心不捨的情緒,免得小孩也受到感染,覺得分離是件令人憂慮的事。長期下來孩子就會明白大人出門會回來,沒有什麼值得擔心的。

結果這兩天金小子特別黏,不知道是不是那晚出門的後遺症。

很多人問我用的相機,我有兩台,傻瓜 Canon IXUX860 和 單眼 Canon EOS350D。

還有啊,太久沒去KTV,唱的還是那些比較熟悉的(老?)歌,今天也來分享幾首曉晰的必點K歌吧:
打錯了 王菲,我的最愛,真正的明星。
我要我們在一起 拒絕迎合主流市場當微笑甜心,我覺得范曉萱超酷。
擁抱 我愛五月天。

漫畫推手楊進士和奇兒在國際會議中心拼Q版漫畫

2008/10/27下午,漫畫推手楊進士老師和漫畫家奇兒應邀在台北國際會議中心拼Q版漫畫!

一樓大廳的背景,有國際前輩雕塑大師楊英風的雕塑!

已過世的楊英風大師在1950年代也畫過漫畫,

<楊英風全集>裏有詳細介紹!

漫畫推手也有收藏楊英風大師當年在豐年雜誌當美術編輯時所畫的漫畫和雜誌!

這是楊老師幾度和奇兒同台演出,尤其在國際會議中心,

這麼盛大的場面,楊老師和奇兒都與有榮焉!

主辦單位:元智大學的學術研討會,承辦企劃單位是開國公司,

是繼台北晶華酒店的活動之後,再度力邀漫畫推手楊進士老師為來賓現場作Q版人像漫畫!

元智大學彭松村主任拿著楊老師為他畫的漫畫,

特別要和漫畫家合照一下!有圖為證吧!

元智大學的美女~在網路曝光了啦!

為於台北市信義五段一號的國際會議中心一樓場地太大,

活動還沒正式開始,楊進士老師和奇兒就猛拼了起來!

後來,主辦單位要求變換到國際會議中心3樓宴會廳前作畫,

記得上次活動也和奇兒同台演出,楊老師說一張要畫6~7分鐘,

沒想到:漫畫家奇兒在部落格說,他畫一張3~5分鐘….

意思擺明了<就是比楊老師厲害!>

害漫畫推手楊進士老師好緊張,沒辦法, 誰叫楊老師要邀請奇兒ㄋ!

真是自討苦吃!

不過,楊老師說:每一次活動,根據統計楊老師畫的總數都比奇兒畫的多張,

有一次,是台灣微軟的版聚活動,楊老師畫23張.奇兒畫17張.會強畫15張,

由此可見,奇兒畫的速度並不見得比楊老師快!

漫畫推手畫的元智大學帥哥教授~許恆通老師!帥吧!

拍到奇兒又再畫美女了!

讚哦!

位於南投縣埔里的暨南大學翁偉中博士!

現在的博士越來越帥了!

是真的博士,不是假冒的啦!

有一群日本來的學術交流觀摩團也不放棄被畫的機會!

他們說:可以三個畫在一起嗎?當然沒問題!

省紙哦!

漫畫推手Blog剛才介紹日本的<似顏繪>漫畫,跟大家切磋一下啦!

怎麼樣?哈!

下一場~11/1(星期六)上午10~14:30漫畫推手楊進士老師和奇兒….

還會在台北市松山路的永春高中碰頭拼場,

歡迎大家來給我們加油哦!

 

什麼情況下基金宜停扣

 

全球股災仍在延燒,行情起起落落,投資人手上持有的基金,到底要不要停扣或贖回?建議檢視幾種情況再做決定。

 

一、投資標的風險太過集中。例如,扣款購買的基金屬性、類型,都是同一種屬性,由於不能分散風險,雞蛋集中

        放於同一籃子,這種風險過高宜調整。

 

二、自己投資的基金,績效比同類型的基金落後。例如,落到同類型基金的後二分之一,這表示,這一檔基金的操

        作績效相對落後,或是贖回壓力大。

 

三、自己投資的基金,和現在市場上主跌的股票,連動關係過高。例如,現在美國主跌的股票是金融股、科技股,

        日本股市也是表現不佳。

 

四、基金投資的趨勢、市場基本面已經發生質變。例如,美國經濟明顯有問題,成熟歐洲國家的經濟狀況,也有

        隱憂。

 

五、該檔基金經理人更換率過快,通常更換一個經理人須3-6個月調整基金投資標的,或多或少會影響基金績效,

        也代表該基金穩定度低,不建議持續持有。

 

基金方面,短期單筆申購,每天、每週、每月都要留意淨值變化是否跟貼近或擊敗指標市場;定期定額基金建議以一年、三年為檢視基準,看長期績效是否符合當初預期。如果沒有重大事情發生,基金淨值卻直落,就要看有沒碰到上述幾種情形,若是,就須考慮是否出場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