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瓦里德專欄/阿拉伯國家 不改革會更亂

■阿瓦里德(Alwaleed Bin Talal)

埃及和突尼西亞的領導人在大規模民眾示威後黯然下台,緊接著又發生阿爾及利亞、巴林、約旦、利比亞、摩洛哥和葉門各地的群眾抗爭,這些事件已引發其根本原 因的廣泛議論。部分分析師認為,抗爭是獨裁政權忽視基本政治改革要求的必然結果,另一些人則認為,它們是阿拉伯世界大部分國家數十年來經濟凋蔽與社會問題 叢生必然的發展,尤其是年輕一輩感受更強烈。

不管是哪一種解釋,除非許多阿拉伯政府採取大幅改革的政策,阿拉伯國家很可能經歷更多政治與社會動亂。以下的事實不容否認:

阿拉伯人口大多數年齡在25歲以下,大部分國家的年輕成年人失業率高達20%以上。女性的失業率更高,她們在經濟上和社會上被邊緣化。中產階級受到通貨膨 脹壓抑,使過安居樂業的生活變成遙不可及的希望。貧富差距日益擴大,數千萬人無法滿足住宅、醫療和教育等基本需求。

不只如此,阿拉伯國家還背負過時且脆弱的政治體制,他們的領導人還採用不合時宜和無效率的治理模式。決策總是局限於一小群人,結果也大體上服務特殊和自家 的利益。政治參與的管道不是被封閉,就是受到操縱,以確保選舉可以讓一黨專政永久延續。

儘管阿拉伯的情況可能令人灰心,但改革既非不可能、也不會太遲;其他有類似病症的社會也曾設法恢復健康。但我們只有開放體制供更廣泛的政治參與、要求權責 相符、提高透明度,並賦予女性和年輕人權利,才能改革成功。

貧窮、文盲和失業等急迫的問題必須徹底解決。在我的國家沙烏地阿拉伯,國王阿不都拉最近宣布的措施是踏出正確的一步,但它們只是一條邁向更廣泛參與的漫長 路途的開端,尤其重要的是年輕一代的參與。

我們要從突尼西亞、埃及和其他動亂學習的教訓是——很重要的一點是,它們並非被反美情緒或從伊斯蘭極端主義的狂熱所激發——阿拉伯政府再也不能把人民視為 理所當然,或假設他們會維持現狀和順服。過去安撫人民的工具再也不能取代必要的改革。改變的強風正席捲阿拉伯地區,以為它們會很快停息將是一大錯誤。

不過,任何改革若要有效,必須是社會各組成份子互動和對話的結果,尤其是統治者與被統治者間。改革也必須讓年輕一輩參與,他們在這個科技進步的時代已變得 和世界其他地方的年輕人聲息相通。閉關自守再也行不通;這個警告已有許多老一輩知名人物強烈且直接表達過。

社會與政治改變難免動盪、痛苦和難以預測。但阿拉伯世界擁有許多石油以外的資源,包括自然資源和其他資源。最重要的是,我們有充沛的儲備人才,可以徵用來 創造活躍的社會與經濟秩序,使阿拉伯國家得以像許多其他國家那樣,在幾十年間擺脫低度開發、沈滯和貧窮,躋身強國之林。但要達到這個目標,我們必須有堅定 不拔、持久且真誠的改革意志。
(作者Alwaleed bin Talal親王是沙烏地阿拉伯國王之姪,現為王國控股公司董事長/編譯吳國卿)

【2011/02/26 經濟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