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坦哥的原創,我心中的回憶

在我剛畢業沒多久的時候,我進了一家雜誌社,從此開啟了我好幾年的雜誌生涯。

我記得在我剛進雜誌社還是個菜鳥的時候,我認識了一個攝影師,那個攝影師也是剛從學徒跳出來做,所以兩個都算是重新開始。我記得當初看到他的時候,就直覺這人應該是個兇狠不好惹的人物,只是當時真的沒有想到,我會跟這人變成好朋友,這個攝影師是泰坦哥,一個常出現在我文章與書裡面的好友。

泰坦哥這人很有趣,他本身是念醫科的,放射科,就是幫人照X光當放射師,但他不甘於自己未來的生活都可以預見,而且對攝影也有興趣,所以他畢業後就跑去當攝影助理,然後開啟了他的攝影之路。雖然兩個看起來很跳Tone,但也都算是在照相就是了

雖然這樣說有點噁心,但我跟泰坦哥應該可以算是一起成長的,只是他現在長的比較健全,而我早已經離開雜誌界,有點算是長歪的那種。

總之,在我們還是菜巴巴的時候,我們常常窩在一起喝酒聊著我們的近況,抱怨著我們的工作與人生,然後最後還是會很勵志的聊著未來的夢想,感覺真的很有畫面又上進的感覺,但最後通常都是以醉倒收場,然後下次還是重覆著同樣的話題。

「我以後一定要拍到一張獨一無二、我最滿意的照片!」隱約記得,泰坦哥在當時常常會把這句話掛在嘴邊,雖然我不知道他是喝醉還是怎樣,但我忘不了他當初說這句話的那種豪氣干雲的模樣,甚至說只要拍到他覺得最滿意的照片,就算是退休也無坊。

但他現在還是持續的在拍照。

我不知道是他的要求太高,或是說他當然也是需要這行飯來糊口,還是他始終沒有拍到他滿意的照片不得而知。

但不管怎樣,我相信泰坦哥還是很熱愛攝影,他對攝影的熱情依然沒改變。他每次拍照還是很用心的在準備道具,很努力的在想著拍照的情境等,他依然堅持著在做著他最喜歡的工作,他依然努力散發出他對攝影的熱情。

雖然他的照片品質依然不錯,或許他還沒有拍到他最滿意的照片,但其實在我心目中,他早就已經拍到了一張我覺得最棒的照片,而且還是獨一無二的。

因為那是由一台老拍立得拍出來的照片。拍立得這東西現在幾乎已經變的奇貨可居,不過在現在因為數位化讓照片變得好像沒拿麼值錢的年代,拍立得就變得那麼的珍貴,畢竟那可是讓我們回憶以前那種按下快門就會有決定一瞬間的壓力的感覺啊!


這台不知道是幾年份的富士
FP-1拍立得相機,是泰坦哥買的,他說他上了全世界的網拍,只有在日本的雅虎跟加拿大的ebay看到這台拍立得的蹤跡,他毫不考慮的就托人在日本標下,所以連不只是拍出來的相片是獨一無二,連相機都可以算是保育類的一種。

接著就在某個我們在他攝影棚喝酒的晚上,泰坦哥突然拿出了這台拍立得說要替我們拍照,雖然我們都知道他的本意是要炫耀這台他新買的相機,但大家玩得很開心,有人要拍照當然是無所謂的。

只是泰坦哥畢竟是專業的攝影師,當然不是隨便拍拍就好,不但拿出來他專業的工具還打燈,而且他居然還認真的指揮現場了起來

「史丹利你去坐那邊啦!」、「怪力貓你坐在那邊打電腦」、「勞倫斯你頭高一點啦!」、「史丹利把你的肚子縮進去!」

接著在泰坦哥認真的一面看鏡頭一面僑姿勢僑了10分鐘後,終於拍出了下面這張照片



上面那張是翻拍的,下面那張是掃描的,其實還是拍立得看起來最有感覺啊!

說真的,我很喜歡這張照片,根本就像是某個日劇的劇照啊!有人在看雜誌,有人在打電腦,有人在聽音樂,有人在講電話,有人在玩吃角子老虎,動作很讚,位置散落的也很讚。這真的是超有感覺的一張照片,而且桌上凌亂的酒瓶與零食根本就是我們生活的真實呈現啊!

或許,這張照片在專業的攝影師看來沒甚麼,但對我來說這真的是獨一無二的照片,我不知道下一次我們幾個朋友再這樣拍的話會不會有這樣的感覺,而且畢竟是使用拍立得拍的,照片只有這麼一張,回憶也只會有那麼一次,之後在刻意複製也都會是不一樣的吧!

或許泰坦哥不這麼認為,但我真的覺得這是他拍的照片中最讚的一張,真正的原創,而且獨一無二。

的網站時想到的故事,因為裡面有個標語叫做一次快門,一萬個故事,然後我就想到了我跟泰坦哥認識的經過,然後又想到了這張拍立得,連看個網站都可以開始不停止的回憶,我想我真的已經邁向中年了啊

※這是我看到adidas的信原創得我生的網站時想到的故事,因為裡面有個標語叫做”一次快門,一萬個故事”,然後我就想到了我跟泰坦哥認識的經過,然後又想到了這張拍立得,連看個網站都可以開始不停止的回憶,我想我真的已經邁向中年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