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冬:印尼有能力成為新的金磚 關鍵在政治財政及匯率穩定

陶冬:印尼有能力成為新的金磚 關鍵在政治財政及匯率穩定
鉅亨網新聞中心 台北
2009 / 09 / 30 星期三 13:00
知名分析師陶冬在其個人最新博客文章中指出,印尼有能力成為新的金磚,使 BRIC 進一步成為 BRIIC,但關鍵在於政治的持續穩定、財政的持穩穩定,以及匯率的持續穩定。

以下是陶冬博客文章全文:

印度尼西亞在這輪席捲全球的經濟危機中,表現得相當突出。危機中印度尼西亞的單季GDP下滑程度小過中國,小過世界許多國家。印度尼西亞股市在今年的升幅,超過中國,超過印度,名列世界前茅。印度尼西亞盾的匯率,經受了金融海嘯的考驗,兌美元基本持平,近期還有升值。難怪投資界好事者,開始在“金磚四國”的BRIC中間,加多一個“I”,用BRIIC來歡迎新興市場精英俱樂部的新成員。

從經濟底蘊看,印度尼西亞的基礎不錯。小學畢業率、識字率,在亞洲發展中國家裏名列前茅,高過中國、印度。那裏的礦產資源、海產資源十分豐厚,在國際相對價格變動中佔優勢。印度尼西亞幅員遼闊,對出口的依存度明顯低過亞洲絕大多數國家。

不過,這些先天優勢在相當一段時間,並沒有對本地經濟帶來太大幫助。亞洲金融危機中,印度尼西亞受創最重,經濟在一年內收縮13%,匯率(印度尼西亞盾兌美元)由2000暴貶至17000。68家銀行倒閉,政府被迫拿出880億美元拯救金融體系,這筆錢相當於當年GDP的70%。國債和外債驟增,主權信用評級被調至垃圾級,整個國家技術上已經破產。經濟危機帶來了政治動蕩,政治強人蘇哈托倒臺,接下來的政壇一片混亂,幾任總統均陷入管治危機。

接踵而來的是,東帝汶獨立、亞齊試圖分裂。2002年,巴利爆炸襲擊,2004年大海嘯,可謂禍不單行。許多分析員將印度尼西亞經濟歸入“無可救藥”類。

然而這個無可救藥的國度,在這場全球危機中卻表現神勇。農業經濟、內需型經濟,是印度尼西亞得以平穩渡過金融海嘯的一個重要原因。印度尼西亞不依賴於出口,於是躲開了全球訂單驟減所帶來的負面衝擊。股市和金融運作在經濟中所占比重頗輕,於是金融動蕩不至拖累實體經濟。本土銀行並沒有吸入有毒證券、衍生工具,於是金融體系並未出現大的震蕩。印度尼西亞債券的信貸違約掉期(CDS)僅現出了短暫的恐慌性上升,隨後便掉頭下降。資金對印度尼西亞償債能力的信心,使其得以順利為到期債券續借,由此穩住了經濟和匯率的陣腳。印度尼西亞在此次危機中,基本上是隔岸觀火,與10年前的動蕩、困窘,堪稱雲泥之別。

印度尼西亞這次做對了甚麼?筆者認為最大的因素是政治趨向穩定,民主日漸成熟,技術官僚開始執掌經濟政策。在歷經兩任無能總統和政治派系林立的摸索期之後,政治強人蘇西洛-尤多約諾(Susilo Bambang Yudhoyono,當地人以其名字的第一個單字,稱其為SBY)成功地整合了政治勢力,削弱了軍隊的幹政能力,為社會、經濟帶來了穩定。接著以61%的大比數贏得總統連任,所屬的民主黨及其盟友一舉獲得議會45%的席位,其政壇影響力壓倒了反對黨的牽制,內閣任命不再受制於政治干擾,一批有才能的技術官僚受命主導經濟運行。他的副總統是前央行行長、並有“清廉先生”之美譽。

第二個因素是,忍痛控制財政開支,將國家債務重新拉回到可持續水平。亞洲金融危機後,為拯救銀行,印度尼西亞政府曾經負債累累,但是這幾年政府十分注重財政紀律,至2008年預算收支大體平衡,政府債券對GDP的比重也從80%降到30%。公共部門舉債下降,減少了對私人投資的“擠出效應”,利率下降,投資信心上升。財政狀況的大幅改善,也令印度尼西亞在金融海嘯中可以輕易借債,避免了以往的窘迫。債務穩定,為匯率穩定營造了基礎。匯率穩定,減少了進口通脹的干擾,利率可以維持在較低的水平,有利於經濟和投資。

過去新興國家的一個致命傷是嚴重依賴向海外資金舉債。每次全球經濟遇到衰退,資金風險意識加強,新興國家便因舉債困難而爆發經濟危機,導致匯率下跌,外債償還能力受損,形成惡性循環。如今印度尼西亞的財政狀況未雨綢繆地得到改善,外債不成問題,匯率不貶反升。

強勢匯率,減少進口型通脹。沒有通脹,利率可以進一步下調,帶來投資的增加、經濟的繁榮、消費的信心。靠減少債負、貨幣升值,令經濟走出結構性困境,這點印度尼西亞與巴西接近。

在長期增長前景上,印度尼西亞還有另外一個優勢,就是人口紅利。上一輪生育熱出生的年輕人開始進入勞工市場,而近年出生率下降又為社會減輕了負擔。同時農村人口不斷進入城市,提高了收入,刺激了消費。

不過,印度尼西亞也存在著許多問題。基礎設施嚴重不足,道路堵塞,是制約印度尼西亞經濟的一大絆腳石。印度尼西亞的勞工法,是世界上最嚴苛的勞工法,再加上腐敗成風,令許多外資望而生畏。司法體制的繁瑣和法庭的低效,進一步限制了印度尼西亞海外資金的流入。印度尼西亞不僅需要吸引外資,同時必須想辦法將本國的資金留在境內,並投入到經濟建設中。

筆者認為印度尼西亞成為BRIIC的障礙,除了上述幾點外,還有政治穩定性。靠一位領導人搭起的經濟繁榮,永遠存在著逆轉的風險。政治危機可以十年毫無動作,但又在一夜之間爆發(泰國就是一個例子)。SBY的民主黨,基本上是他一個人的政黨,沒有甚麼新鮮血液。印度尼西亞能夠走多遠,取決於政治的持續穩定,財政的持續穩定,匯率的持續穩定。

陶冬的博客網址:http://blog.cnyes.com/My/taod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