鉅亨看世界─貪婪危險的金磚

鉅亨看世界─貪婪危險的金磚
鉅亨網
2009 / 09 / 30 星期三 18:00
今年7月初,英國石油公司(British Petroleum;BP-UK)爆發起訴其俄國合作夥伴TANK-BP,而俄羅斯當局不予回應,雙方的內部紛爭由商業領域演變至政治層面。以上並非外資在俄羅斯的投資糾紛的唯一特例。見多識廣的投資人早就了解,在俄國開業會有的可怕事蹟。

荷蘭皇家殼牌(Shell;RDS.A-US) 違反該國環保法規,而捲入永無停止的指控。最早在俄羅斯投資的基金經理人 William Browder,甚至被迫脫離資產,且遭拒絕入境。

瑞典知名零售商IKEA 在 Samara 才剛建成正要營業的大型分店,卻被該國當局封鎖,表面上的理由是違反當地建築法規。

金磚四國之一的俄羅斯,具備廣大市場、豐富的資源和低廉優質的勞動力,但由於政治腐敗、行政程序繁瑣和官僚作風,減緩該國成長動能。

根據《BusinessWeek》報導,俄羅斯今年的經濟成長率預期將衰退 8.5%,延緩其復甦動能。連俄羅斯總統梅德韋傑夫(Dmitry Medvedev)都指出,貪污是該國的特色。

許多大型跨國企業曾經歷過巴西政變和土其耳惡性通貨膨脹,儘管清楚了解俄羅斯貪污的天性,也不願意將資金從俄羅斯抽離。相反地,這些公司正在俄羅斯尋找其長期合作夥伴。

戴比爾斯 (John Deere;DE-US)、聯合利華 (Unilever;UN-US) 和匯豐銀行 (HSBC;HBC-US),過去幾個月都開始在俄羅斯進行主要擴張活動。法國大賣場家樂福 (Carrefour) 和歐尚 (Auchan) 進軍俄羅斯後,美國大型零售商 Wal-Mart Stores (WMT-US) 隨即派出先遣團隊, 作為分析在莫斯科開設分店的地點。

今年 9 月 1 日,美國知名零售商 Collective Brands (PSS-US) 宣布,未來 5 年將在俄羅斯開設 90 家Payless 鞋品專賣店。該公司執行長 Matthew E.Rubel 表示,「新興市場中,俄羅斯已成為公司擴張的首選。」即使俄羅斯的跨國企業可能會面臨和 BP、IKEA 一樣的命運,也阻擋不了投資的決心。

對於跨國企業而言,俄羅斯市場太大且太富有,讓人無法忽略。該國擁有豐富的石油、貴金屬和木材,仍然吸引渴望出口這些商品的跨國公司,即使這類投資往往充滿風險。

俄羅斯不只是資源對這些公司具有吸引力。蘇聯政府解體後的 18 年,1.4 億消費者的渴望,正召喚著跨國公司。該國消費者需要所有的商品,從櫥櫃到藥品等產品需求依然強勁。俄羅斯家庭可支配所得比巴西高了 30%,將近中國的 4 倍,是印度的 10 倍。

俄羅斯政府 2.8 億美元的經濟剌激方案,由於石油和天然氣私存的資金,正好在最合適的時候剌激該國的需求。

對於跨國企業而言,這是個好消息。尤其是曾發表認為俄羅斯在 2009 年上半年會出現兩位數經濟成長的聯合利華,更是一項利多。該公司在俄羅斯設有 8 家工廠,最近著手於價值 1.4 億美元的冰淇淋廠,還有在圖拉市 (Tula) 的配銷中心。

蘇聯時期的俄國教育傳統在於培養優秀的數學能力、紮實的科學能力,以及傑出的語言能力,因此培養出大量且精良的勞動力。俄羅斯的勞動力中,擁有大學學歷者約20%,與歐盟平均 24% 的數字差距不大。

在金融危機前,俄國薪資水平己大幅上漲,現在卻停止上漲,而且跨國公司仍然可以雇用,成本只佔西方國家薪資一小部份的員工,勞動成本依然低廉。

以 IT 巨人英特爾 (Intel;INTC-US) 為例,該公司於 1999 年前往俄羅斯投資,此後在該國投資了 8 億美元。現在該公司的 4 家研發中心雇用超過 1000 名工程師,其中包含旗下美國境外最大的軟體研發團隊。

英特爾俄羅斯區經理 Dmitry Konash 表示,由於俄羅斯人的頂尖數學能力,英特爾得以指派當地工程師更複雜的工作,甚至比印度等外包地區專員的任務還要複雜。但是這些耗費腦力的工作,成本卻非常低廉,大學剛畢業的新進工程師每月薪水連 1000 美元都不到。

俄羅斯的中產階級渴望高新科技產品,英特爾因此受惠,這些中產階級將所有高科技產品視為生活的一部份。然而,英特爾在俄羅斯仍擁有成長的空間,因為該國只有 20% 的人民擁有電腦,約佔美國和西歐人民電腦擁有比率的 25%。

Konash 表示,「大型跨國科技公司普遍接受早就該進入俄羅斯市場的言論。」

英特爾在矽谷園區的鄰居們,諸如微軟 (Microsoft;MSFT-US)、思科 (Cisco Systems;CSCO-US)、惠普 (Hewlett-Packard;HP-US) 和昇陽 (Sun Microsystems;JAVA-US) 等科技公司也在俄羅斯擁有主要業務。

在這充滿誘惑和敵意環境下成功的企業,遵守嚴格的交戰原則。如同房地產業,最重要的原則在於重視據點。然而,俄羅斯充滿貪污和繁文縟節的業務流程,一些城市和地方當局正著手於處理這類問題。

俄羅斯總統經濟顧問 Arkady Dvorkovich 提供坦誠的建議,在該國範圍內,「投資人應謹慎選擇」。他警告除非傳統的省市長離開工作職位,否則該國一些區域內的情況可能不會改善。 Dvorkovich 指出,「最好的辦法是先做初步診斷,看看其他國家的投資人是否己經進入該地區。」

Dvorkovich 和許多商人曾舉出的典型例子,是和美國緬因州 (Maine) 面積差不多的列寧格勒區 (Leningrad)。近來來,該區每年吸引 3-5 億美元的外國投資,像是福特汽車 (Ford;F-US) 的裝配廠和卡夫食品 (Kraft Foods;KFT-US) 即溶咖啡廠。

俄羅斯地方當局提供外國投資人稅收優惠和簡化的官僚程序,以吸引這類投資注入。其他前景看好的地區,諸如黑海度假勝地索契市克拉斯諾達爾區 (Krasnodar),索契是 2014 年冬季奧運的舉辦地;莫斯科西南方的 Kaluga 區,吸引了 Volkswagen(VLKAY-US)、雀巢和三星電子等外國製造業者進入。

相比之下,俄羅斯遠東 Vladivostok 地區,儘管吸引中國、日本和美國西部進入,但較少外資進入該區。原因在於該區以貪污聞名,Vladivostok 前任 2 位市長都為了私利而遭指控濫權。

投資人也瞭解,和俄羅斯當地公司合夥的所耗費成本高昂。然而,成本高昂的衝突似乎無可避免。

Nycomed 最近曾表示,計畫在西俄建立價值 8400 萬美元工廠的瑞士知名藥廠。但 Nycomed 俄羅斯營運長 Jostein Davidsen 表示,「從來沒聽說有和當地公司合資成功的案例,外國企業必須完全掌控俄羅斯的公司營運。」

該國政府認為一些行業潛在困難在於策略性因素,諸如石油、天然氣、電信和航空業等,投資人沒有選擇,只能合資。

俄羅斯政府允許跨國企業進入,但只能透過合資或俄羅斯當地企業擁有主要股份的方式。

這種合作模式具有相當的風險,如英國石油和當地合作企業的合作告吹後,當地合資公司 TNK-BP 陷入法律圈套,受到俄國稅務和環保官員的糾纏。

直接購併當地公司的方式也可能存在危險。一位美國公司執行長,與計畫併購的當地公司負責人會面後,匆忙取消可能併購該公司的計畫。除了俄羅斯當地公司的帳是入不敷出外,這位俄羅斯公司的負責人和倫敦的執行長排好的午餐會面居然遲到,原因卻是他要買雷諾瓦的油畫。

這位健談的俄羅斯負責人在用餐時談及他在紐約超奢華的公寓,而不願具名的美國執行長表示,「很明顯,這家公司的營運,僅獨厚這家公司的負責人。」後來這位美國執行長決定,不會採用購併當地企業的方式進入俄羅斯。

該國還有另一個危險的指標,那就是俄羅斯企業的架構亂成一團。這是 90 年代該國法律造成的傳奇,因為過去,法律鼓勵當地企業將總部設在諸如塞普勒斯這類的避稅天堂。

專門銷售數位音樂和影片公司 Elecard Devices共同創辦人 Andrey Posdnyakov 表示,註冊的境外業務可以避免俄羅斯當局對海外獲利徵收稅款。

從理論上來看,Elecard 公司能夠獲得政府退稅。但Posdnyakov 表示,申請退稅的程序相當繁複,其實永遠拿不到退款。

現在 Posdnyakov 發現,將業務註冊在境外,會讓投資者不願對他投資,他原希望能籌得 800 萬美元,作為未來 2 年公司擴張之用。

Intel 旗下的創投基金 Intel Capital 只投資 6 家俄羅斯企業。該公司拒絕投資 Elecard 和其他企業,原因在於這些公司的結構複雜。Intel 俄羅斯區經理Konash 表示,「Intel Capital 不能投資那些結構不清楚的企業。」

俄羅斯的貪污仍是很大的問題,即使聰明的公司會盡量避免此項問題,甚至會選擇具有良好企業聲譽的地區進行投資。

一位經營聖彼得堡地區的美國公司高層私下表示,為了日常任務需要,而必須給予回扣,例如為了獲得進口產品必須打通海關。這位高層表示,「公司雇用的海關經紀人,會將賄賂列入發貨單。」

去 (2008) 年在俄羅斯總統 Medvedev 大力主張下,該國頒布反貪污法,雖然可能也不會帶來太大差別。該法只完成了對實際行賄者的法律條文,但對於下令行賄或要求收賄者的行為,仍無法可管。

該法也沒有提及普遍貪污的司法系統。

儘管俄羅斯缺乏法制,卻不會讓 Stuart Lawson 這種投資老手打退堂鼓。

Stuart Lawson 曾為花旗銀行在 11 個國家工作,現在負責匯豐銀行俄羅斯的營運。Lawson 仍然對俄羅斯市場充滿信心,他表示,「從來沒有看過一個國家,擁有如此精良的人力資源和充滿令人興奮的投資機會。」

看來,高風險高報酬的投資原則,似乎也可應用在俄羅斯這類的投資上。

(謝鈺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