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年輕人更多職業想象空間

  青睐或放棄國考,只要理由正當,本身並不值得擔憂。怕的是,一個國家的年輕人,未經磨砺就與夢想和勇氣絕緣,放棄了職業想象空間。

  每年的國家公務員考試,報考人數和平均競爭比的,似乎成了觀察社會擇業觀的固定指標,也被認爲代表著某種社會心態的變化。2016年國考也不例外。據統計,本次考試共有近140萬人通過資格審查,爲5年來最低;近93萬人實際參加考試,競爭比降至33∶1。這兩個數字的連年雙降,被視爲國考“降溫”的重要標志。

  究其原因,許多人認爲,簡政放權、反、隱性福利減少等,不斷稀釋了公務員的吸引力。此話有一定道理,但單就國考這件事來看,上述間接影響,恐怕不如國考政策調整本身來得大。

  近些年的國考,基本沿著兩個思在前行。一個是向基層傾斜,中央及省級直屬機構錄用公務員要求基層工作經驗所占比例逐年提高,2010年爲70%,2011年爲85%,2012年除特殊崗位外,均要求有基層工作經驗。另一個是專業化、精細化。2016年國考許多職位都提高了門檻,有更爲嚴格的專業要求。遴選機制日趨科學嚴密,報考人數下降自在情理之中。更何況,這兩年國考爲考生建立“誠信檔案庫”,提高了違約成本。因此,所謂國考“降溫”,屬于政策影響下的正常波動。

  真正能反映青年擇業觀變化的,是2012年以來持續出現的大範圍“棄考”現象。據統計,2016年,棄考者超過46萬人,占比近1/3。2012年到2014年,這個數字均接近40萬人,2015年則超過了50萬人。這個現象說明,在很大一部分年輕人的心裏,國考已經不再是前面有千軍萬馬也要闖過去的“獨木橋”。

  這並不意味著,公務員的含金量就降低了。正所謂,去留肝膽兩昆侖。棄考者和應考者,乃至社會,若都能以平常心來看待這件事,反而能把附著在公務員身上不該有的泡沫擠掉,刷出這個職業真正該有的含金量。

  事實上,每年近100萬的參考人數依然龐大,連年下降的平均競爭比還是偏高。公務員和其他選擇相比,仍舊有很大優勢。客戶端近日發布了一項關于國考吸引力的調查,依然有占41%的人青睐公務員職位,排在第一位,理由是“職業穩定、社會地位高,仍是擇業優選”。

  青睐或放棄國考,只要理由正當,本身並不值得擔憂。怕的是,年輕人熱衷考公務員,並非出于服務國民的,而只是看重“可以不擔心被炒鱿魚,挺到退休爲止的鐵飯碗”。一個國家的年輕人,未經磨砺就與夢想和勇氣絕緣,放棄了職業想象空間,只懂追求鐵飯碗,是比紮堆到某一個職業嚴重得多的問題。

  當然,年輕人的選擇,某種程度上是對整個社會職業想象空間的定義。更何況,“互聯網+”時代,産品抵達用戶的手段空前發達,給了夢想前所未有的發酵機會。有一部電影台詞說:“年輕的時候,總想到沙漠的那一邊去看看,其實去過了才知道,沙漠的那一邊也是沙漠,和這裏的並沒有什麽不同。”選擇對了,還是錯了,只有走過才知道。但無論如何,青年人不該未曾遠行,就變成飽經世故的老人。

  建行特約齊魯時評,歡迎!

  郵箱:;網上;請關注齊魯時評微博。

  齊魯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山東電視屬21個電視頻道的作品均已授權齊魯網(以下簡稱本網)在互聯網上發布和使用。未經本網所屬公司許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電視屬頻道作品以及本網自有版權作品。

  2、本網轉載其他之,以及由用戶發表上傳的作品,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因作品版權和其它問題可聯系本網,本網確認後將在24小時內移除相關爭議內容。

  詳細聲明請點擊進入